52中文网 > 高人的自我修养 > 第一二二章: 一定要宰了这狗东西(二合一求月票)
    掌管膳房后厨的胖总管尤大,从七小姐澹台雪的后院里出来后,弯下去的腰又重新挺直。

    脸上一副轻松的样子,倒三角眼闪烁着光芒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。

    七小姐刚刚交代他一项任务——

    听说九小姐院子里刚刚来了一个客人,是一个小丫头,那小屁丫头身边有两只狗。

    他的任务就是让他想方设法把这两只狗引出来宰咯,然后做成狗肉菜,给九小姐那边送过去。

    尤大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,但从他刚才在澹台雪那边所见所闻来看,其爱犬受伤好像跟九小姐那边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若没有猜错,跟九小姐客人带过来的两只狗有直接关系。

    虽然让他堂堂一个郡王府,手下百十来号下人的膳房总管去亲自对付两条狗,实在有些让人上不了台面,但尤大还是乐呵答应了。

    做下人有做下人的生存之道,特别是在这等级森严的王府里。他之所以在王府里活得越来越滋润,就是因为如此。

    面子值几个钱,被别人暗地里说趋炎附势又如何,所有的一切都是主子赏的。

    跟对主子才重要。

    他大腹便便地出了院子,心里就已经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胖总管尤大去膳房叫了几个狗腿子,带了点酒碎香烈之物,准备拿来引狗,对于这种小门道,还是门儿清的。

    然后这几个人就直摸向九小姐的院子。

    而此时,九小姐澹台月的院子里,小丫头多多面对包子脸小安的满腔好奇,连珠炮似的追问,只能被迫营业,夸着自己的哥哥李玄。

    “哥哥超厉害的,能‘呜’地一下带多多飞好快好远。”

    多多张开手臂,天真而又稚嫩地比划着。

    “哎,那多多,你哥哥是什么修为境界啊?难道是陆地神仙?”

    厢房的圆桌上另一角,小安双手捧着自己的包子脸,手肘杵着桌子,满脸都是好奇。

    她知道小丫头还有个哥哥,通过刚才的嬉闹,忍不住心思来问。

    当听到面前的小丫头讲,他哥哥很厉害,能御空飞行时,眼睛里闪过一抹惊色,然后好奇心思瞬间爆棚,眨巴着大眼睛,忍不住有些期待地连忙又问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修行者众,她也是懂修行的,所以小安她知道御空飞行代表着什么,代表着已证得第六道果,这种境界的修行者可不多见。

    在王府里都是大高手,统领级别的存在。

    至于她的那份期待感,就来自于心中一点点小心思。

    小姐在王府里处于边缘化,受了不少委屈,若是能结识这样的朋友,多少有点帮衬。

    她出发点是好的,并没有恶意去探究的心思。

    不过一直在旁边安静倾听的澹台月却立马打断了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小安”

    她对小安示意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说着,又侧过头来,温柔地从点心盘拔出一张糖纸,将小小的方形糖糕递给多多,轻声道:

    “别听小安姐姐的,来,多吃点,喜欢的话,回去多带点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月儿姐姐。”

    多多双手接过糖糕,笑的很乖。

    然后就把糖糕往口里塞,吃了起来,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小丫头坐在凳子上,小腿这么晃着,嘴角沾了枣红色的碎屑。

    澹台月见此,眉眼微翘,细心地用手擦去小丫头嘴边的碎屑。

    就这么看着小丫头吃甜点的欢快表情,心里也有种淡淡的暖意与欢喜。

    至于侍女小安,被小姐示意,也只能强行按按住自己的好奇心思,不再询问相关话题。

    见多多吃糖糕的欢快样子,实在瞧着可爱,心喜,又拿糖果开始逗弄起多多来。

    “多多,这个好吃的哦,这可是东海里产的水仙果,要不要小安姐姐给你剥开呀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个,也很好吃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二大一小三女在闺房里逗乐时,某条一向耐不住性子的大黄狗,正在庭院里大爷似得晃悠,像如同往常一样在山中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。

    这时,大黄狗正在院子里的一汪小池边站着,青波映衬着它“威武”的身姿。

    此时,它正抬着一只狗爪子,横在池边水面上。

    突然,它爪子往水里一挠,水里一条红色的鲤鱼就翻出了水面。

    只见大黄爪子连拍,生生将这条鲤鱼拍飞了老远,又落入池塘里。

    这家伙,在逗鱼玩。

    就在某刻,它黑色的鼻子一阵耸动。

    然后,大黄寻着香味就寻了去,一路穿院跨庭,直接出了澹台雪的院子。

    澹台雪的府院外,一处园林掩映间,露出几双眼睛,贼兮兮地盯着。

    当看见一只黄色的,看起来普普通通,平平无奇的田园犬从九小姐的庭院拱顶门中走了出来后,忍不住低声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,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总管大人,是您交代的那只狗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错了,不过只出来了一只?”

    “只引出来一只,看起来蠢的紧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,把这只傻狗引到后院去,先把它宰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胖总管一双倒三角眼里盯着远处庭院里走出来的大黄,脸上闪过残忍的笑容。

    说着,他吩咐手下去负责引狗。

    “去,你负责把那只傻狗引到后院去。”

    “哎,听您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手下立马谄媚地领了吩咐,屁颠屁颠地从隐藏的园林中出现。

    只见这个长着八字胡的手下,手中拎着一只光泽诱人的烧鸡,里面塞满了散发着浓烈香气的酒碎,然后冲着出来的大黄用嘴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xiuxiu”

    大黄的视线被其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个手下立马拎着手里的烧鸡,对着大黄晃了晃,脸上露出奸诈的笑容。

    本以为他们眼里的傻狗会被涂满了酒碎的烧鸡给立马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但下一秒,让这个手下傻眼,脸上笑容一僵的是,那只大黄狗就立在那儿不动弹了。

    而且还……还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。

    一只嘴角翘起,露出了白花花的尖牙。

    好像,,。像是在嘲笑他一样!

    “我特么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手下心里莫名有种被一只狗嘲讽的愤怒感。

    但想着总管交代的任务不敢搞砸,只能强装欢笑,继续晃荡着手中的烧鸡。

    可是,让他出离愤怒的是,这狗东西竟然狗嘴上翘的弧度越来越大了,而且就是不动。

    而他就这么尴尬地在表演。

    不远处,九小姐的庭院门口,两个护卫看着他的眼神越来越奇怪。

    “傻狗!”

    他终于忍不住,骂咧了一声。

    不过下一秒,

    “汪”

    只见原本不动弹的大黄,立马狂吠一声,然后身子如离弦之箭,化作一道黄色影子,冲着这个人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艹”

    这手下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,脸色一变,怒骂一声,转头就跑。

    但他倒是不敢忘总管交代下来的任务,往后院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可是,让这手下欲哭无泪的是,他根本跑不过这只大黄狗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只感觉屁股一凉,哎哟痛叫一声。

    于是,通往后院的一路上,滑稽的一幕出现了!

    一只大黄狗撵着一个人,穿庭过巷,一路狂奔。

    前面的那个人浑身狼狈,一路惨叫,裤腿碎成布条,特别是屁gu处,完全真空,还都是红通通的爪痕。

    一路上,王府中路过的侍女或者侍卫瞧见这一幕,都看的有些傻眼,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后面,跟上的胖总管和几个手下,看的也是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特别是几个手下,直感觉屁股有些发凉。

    心里感叹,这只大黄狗恁个“凶残”,幸亏他们没领到这样的任务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嘛,还让这狗东西吓着了不成,让这狗东西嚣张一会,等会宰了,领了七小姐的赏钱,哼哼。”

    胖总管尤大却是哼哼冷笑,招了招手,然后带着人追到后院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他们赶到后院膳房,赶哪儿一瞧,热闹的紧。

    只见膳房空地上,刚才领了吩咐的那个手下,下场非常“惨烈”。

    这人躺在地上,浑身上下的衣裳都被抓成了碎布条,浑身红通通的爪印子。

    最惨的是,这家伙的脑袋被这只大黄狗一屁股坐着。

    周围,膳房里洗菜的,颠勺的,切砧板的下人都钻出头来看,看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总管尤大见了这样的场景,眼皮子也是一阵抖动,嘴上淬了一口,骂咧了一声,然后大手一挥,怒斥几个手下。

    “真是废物!”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,把这狗给劳资宰了!”

    几个手下一听,不敢耽搁,脸上凶恶之色显了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这狗有点凶,但也凶不过人。

    有人从院子里操起物事,柴刀,棍棒,然后满脸不善地朝着大黄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而底下坐着“坐垫”的大黄,感受到了浓浓的恶意,身上炸起毛,对着这群人狂吠。

    总管尤大冷笑着,脸上尽是残忍。

    “上!”

    他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然后这些爪牙一拥而上,手上的柴刀棍棒朝着大黄狗招呼。

    不过,接下来就是一阵鸡喊鬼叫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“艹”

    “你他ma朝我脑袋上捶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我的头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在这里”

    “狗崽子,死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的眼睛”

    场面顿时一片混乱,一群恶奴狗没逮着,却有的人打伤了自己人。

    而那只大黄狗如泥鳅一般,砸不到。

    “我抓住它的腿子了”

    一个恶奴惊喜叫道。

    但下一秒,突然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接着只见这个恶奴像被什么撞到了一般,直接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然后一个黄色影子哧溜冲出包围圈,直冲进去了膳房中。

    “追”

    “在那里”

    一群恶奴气急败坏,蜂拥追进去了膳房。

    接下来,只听见里面一阵鸡飞狗跳,到处都是锅碗瓢盆的砸裂声和叮当声。

    以及一群奴才气急败坏的怒斥声。

    膳房外,总管尤大原本脸上的戏谑残忍,被阴沉黑脸取而代之,脸皮一阵抖动。

    “废物,都他ma是废物”

    本来以为宰只狗还不是伸手就行,结果他娘的,自己一群手下连只狗都对付不了。

    还搞的自己的地盘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气的直抖。

    难道还要他亲自动手不成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鸡飞狗跳的膳房内,一扇窗户突然炸开,一个黄色影子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正气结的尤大阴冷的倒三角眼一眯,闪过一抹暴虐。

    作为王府的膳房总管,尽管能爬到这位置有很大的功能是他懂得会讨好主子的欢心,而且膳房也只是管理王府的饮食,不是啥重要职位,但这是王府,能坐到这个地位,光会讨主子欢心肯定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毕竟这个世界实力为尊。

    他尤大,虽然比不得外面强者如林,但也是有一身不弱修为在身,已证第四境。

    瞧见那只大黄狗从膳房里冲出,他终于忍不住亲自出手。

    身上气息波动一起,脚下一踩,身子便化作残影,冲着窗户外的黄影就是一掌。

    他特意控制了自己的内气波动,怕自己一掌把这只狗给劈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他还要把这只蠢狗剁碎,做成菜肴,给九小姐庭院那边送去呢。

    瞧着越来越近的大狗,尤大总管心里残忍地想着,以为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一只傻狗还能翻出天来?

    而这时,只见大黄狗伸出…伸出了一只狗爪子,赫然与对方的手掌对上了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尤大总管阴狠的倒三角眼陡然睁大。

    好像….不对劲。

    怎么感觉自己的掌力变得软绵绵的。

    还在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时候,另一只“梅花爪”陡然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中越变越大。

    然后落在了他的左脸上。

    只见,下一秒,他满脸横肉的脸一阵如水波动,嘴中牙齿带着星星点点血液喷射而出。

    头和脖子连接处,像移位了一般,头直接侧挪了半尺。

    接着,一股庞然大力,直接把他抽飞了过去,在院子地方胡溜溜一个大翻滚,滚出了好几十米远,直撞到一个大水缸。

    把水缸直接震碎,哗啦啦的水将其淋成了落汤鸡。

    这一幕,直接把人给看傻了。

    看热闹的下人,嘴里都可以塞进一个鸡蛋。

    而那只“凶残”的大黄狗,一刻不停,直接化作一道残影,往前院跑去,溜出了后院。

    而水缸处,狼狈的尤大总管,吐出了带血的碎牙,脸色涨红地大吼:

    “给我抓住它!”

    “劳资今儿定要宰了它!”

    气急败坏的怒吼声响彻在后院。

    (psL求下月票,谢谢各位的支持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