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中文网 > 娘子且留步 > 第三十六章 食盒
    今天叶老夫人的茶摊收得早。

    即使皇城圈地圈走一大半的嫁妆,叶老夫人也不愁吃穿,她摆茶摊不是为了赚钱,而是听茶客们谈天说地,哪家捡了孩子,哪里抓了拐子,但凡听到这样的消息,叶老夫人都会花钱托人去打听,一年又一年,大把的银子花出去,叶老夫人的儿子和孙子依然杳无音信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茶摊还在摆,只要她活着,这茶摊就会摆下去,叶老夫人坚信,她的儿子和孙子都还活着,有朝一日,他们一定能回来,一定能。

    早上发生的事,叶老夫人在茶摊上听人说了,看热闹的人讲得绘声绘色,五城司的人凶神恶煞,欧阳惠抵死不认,王氏撒泼打滚。

    叶老夫人冷笑:“这是有人替天行道,活该。”

    莫语似懂非懂:“有人替天行道?您是说五城司吗?也是,若不是五城司破案快,那个被杀的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沉冤得雪。”

    叶老夫人看她一眼:“只长岁数不长心眼。”

    莫语不知道自己又怎么了,不过她也没有在意,同样的话,叶老夫人说过她很多次了。

    颜雪怀来送饭时,莫语很开心地说起欧阳惠的事,然后又同情起那个被杀的人:“唉,听说已经有人去认尸了,是逃难来的人,你说这人该有多可怜啊,好不容易到了京城,以为能过上安稳日子,就被欧阳惠给杀死了,唉,可怜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可怜,太可怜了。”颜雪怀咬牙切齿,那句古话说得好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

    吃一堑,长一智,颜雪怀赶在天黑之前从叶家出来,虽然大水牛死了,欧阳惠也被抓了,可是这件事也给颜雪怀敲响了警钟。

    上辈子她光杆一个,烂命一条,可是这辈子不一样,她还有李绮娘,她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李绮娘怎么办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颜雪怀怔了怔,其实上一世她也不是只有自己,她也有母亲,只是她不知道而已,直到她出车祸前一个小时,她才从律师口中知道这个人的存在,而那时,那个人早已不在了......

    “颜......真巧,又遇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打断了颜雪怀的思绪,她转过头来,便看到了晏七和陆锦行,她刚好走到柳树胡同的胡同口,昨天晏七说过,他们就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颜雪怀看到陆锦行手里拎着的食盒,正是昨天她让晏七带回去的那只,她问道:“你们是去李食记吃饭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今天倒是够早的。”晏七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,有人从旁边走过,颜雪怀等到那人走得没影了,才对晏七和陆锦行说道:“昨天的事情,谢谢你们。”

    陆锦行忙道:“不用谢,我们也不是全都是为了你。”

    晏七看了他一眼,陆锦行顿觉有个雪团子朝他扔了过来,他连忙干咳一声,不再多嘴,心里却在腹诽,本来就是为了给你善后,你若是没出手也就罢了,既然你出手了,那么刘三儿就只能死,所以无论刘三儿要祸害的是这个小姑娘,还是街上某大婶,只要路见不平的那个人是你,刘三儿全都不能活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互动尽数落入颜雪怀眼里,人家这是不想受她这份人情,这样最好,正合她意。

    李食记里,李绮娘正忙得脚不沾地,颜雪怀见四张桌子全都坐满了,便拿了两张板凳放在门外,又端了瓜子花生,招呼晏七和陆锦行坐下等着。

    颜雪怀刚一转身,陆锦行便对晏七说道:“不行,你不能坐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晏七拿着一颗花生放到嘴里。

    “来来往往的人都能看到你。”陆锦行索性展开手里的折扇,挡住晏七的脸。

    晏七心烦,挥手打开扇子:“我不能见人,还是你不能见人,你若是不能见人,就给我滚。”

    陆锦行吸吸鼻子:“要不咱们也让那小丫头送饭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又是一个雪团子扔过来,陆锦行的后背都凉透了,他又说错话了?哪里说错了?

    “你一个男人,不老不残,凭什么让人家给你送饭?”

    陆锦行被噎得有气无力:“我是为了你,不是为了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用!”晏七声音冷冷。

    好吧,你不用,是我犯贱!

    陆锦行叹了口气,眼睛不经意地往铺子里面瞟了一眼,手里的扇子又是一抖,重又遮住了晏七的脸。

    福生一手一个,提着两只大食盒走出李食记,从两人身边经过时,客气地点点头:“借过,谢谢。”

    晏七再次打开挡在面前的扇子,陆锦行抢在他发飚之前,冲着福生的背影抬抬下巴,压低声音说道:“齐福生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晏七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齐慰身边的人,孤儿,父母宗亲不详,五岁时被齐慰从街上捡回来,由定国公府的老仆收养,十二岁入行伍,十五岁后一直跟在齐慰身边,是离齐慰最近的人。”

    陆锦行低声说完,嘴边溢出一丝冷笑:“想不到齐慰也在这里吃饭,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”

    晏七看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要动手离远一点,不要连累无辜。”

    “无辜,谁是无辜?”

    陆锦行话音刚落,便听到里面传来中年男子的声音;“结帐!”

    颜雪怀拿着帐单小跑着过来,声音比腿更快:“承惠一两三钱,开业三天优惠,给您打个折,凑个整,收您一两。”

    陆锦行有些明白了,他把手放在胸前,伸出食指往里面指了指:“你说的无辜就是她?”

    “不行吗?”晏七睨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行,只要是你说的,那就没有不行的事,不过......”陆锦行看看晏七的脸色,把后面想说的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英雄难过美人关,可这小妮子也不是美人啊,甚至于连女人都算不上,就那豆芽菜似的身材,瘦得皮包骨头,也就是那把子声音,娇娇软软的,闭上眼睛瞎听,倒也挺美的。

    或许七阎王看上的不是容貌,而是因为这小妮子够狠?

    对,一定是这样,这小妮子不但够狠,而且身手也不错。

    这样想就对了,七阎王是惜才,对,惜才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只是没想到,你现在的境界又升华了。”陆锦行干笑。

    晏七看他一眼:“算你有眼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