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中文网 > 快穿病娇:我的恶魔宿主 > 第3901章 想搞掉我的反派都爱上我(35)
    宅院空荡老旧,已经没有没住人了,一直空置着,染白本来要一个人搬过来,然后褚舟止放着好好买的叙事的大宅院不住,坚持要过来陪她,说是不忍心看染白一个人风餐露宿,街头流浪。

    染白想把褚舟止扔出去。

    收拾宅院就花了一天的时间,好在能住人,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敲门声响了起来,回音盘旋在天边,因为空旷,听得更加清晰。

    “有人吗?我刚刚好像听到了一声惨叫,谁受伤了?”

    是个男声。

    允习去开门。

    黎蔚玖在看到允习的时候眼前一亮,直接扑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九九!”

    黎蔚玖之前在骅州的时候见过允习,有允习在,很大几率九九也会在。

    师兄:???

    允习:???

    染白掀了下眸,眸色清浅。

    黎蔚玖自己也没想到真的能在这里见到染白,她第一次看到对方没有戴面具的模样,眉眼漂亮像是融了一整季的月光。

    一时间愣住。

    即使从未见过,真的在看到对方眉眼的时候,莫名有一种直觉。

    是她吧。

    一定是她。

    几乎不需要思考就可以确定,气质也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原来九九没戴面具这么好看呀。”黎蔚玖眼睛弯弯,笑的时候梨涡浅浅,有点像是尝到甜头的奶猫,眼神也亮晶晶的,好像浅色宝石。

    “迷路?”染白停了一下,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!”黎蔚玖眨巴眨巴眼睛,露出一个软乎乎的笑来:“我来找你哦,这大概就是缘分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黎蔚玖笑吟吟的看向师兄,意味不明,“师兄你说呢?”

    师兄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算是个什么缘分。

    褚舟止沉默几秒,脸色微微有些沉,长指按了下太阳穴。

    ……又来和他抢人了。

    呵。

    “九九你嗓子是好了嘛?”

    染白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黎蔚玖勾起唇角,嗓音软糯:“以后都可以讲故事啦。”

    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小姑娘也没有什么局促,可可爱爱像只糯米团子,在看了看宅子后,有些疑惑的小声:“我刚刚好像听到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声音。

    “杀鸡。”染白不动神色,“一起吃吗?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小姑娘整整呆了几秒,眸光也有点茫然的空,半天才反应过来,慢吞吞的哦了一声,点点头:“……哦挺好的,可以喝鸡汤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我没带什么东西诶,浚州也有很多好玩的,等下次来我一起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黎蔚玖在这里待了好久,恋恋不舍的离开跟染白挥爪,出去的时候还跟师兄炫耀,说的话很霸气,偏偏嗓音又软,毫无杀伤力,反倒是有种反差萌:“下次不准质疑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师兄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黎蔚玖让师兄先回客栈,她要去一趟路府,师兄也知道黎蔚玖和路玮很熟,没什么意见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路家是武林世家,世代子孙皆受真传功夫了得,享誉中原,盛名远播西疆塞外。

    冯悠悠童年时期曾经常来到过路府,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。

    府里的家奴对冯悠悠相当的熟悉,对于冯悠悠的到来已经习以为常。所以并没有通知少主,只是告诉她,少主在后院习武。

    冯悠悠穿过回廊,独自走在路府偌大的花园小径。

    绿水绕着****的园林汩汩的流淌,五彩缤纷的蝴蝶在花间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可这一切切在冯悠悠的眼里都是纷繁杂乱的,不停的流动不停的飞凭空多添烦扰!

    慌不择路的冯悠悠急冲冲的奔向习武场,一不小心脚踩上了路边的一块石头上,石头是棱角特别多,特别锋利的。

    石头滚动,冯悠悠脚底下一滑,心慌脚乱中一个狗吃屎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路边的碎石特别多且棱角尖锐,冯悠悠从地上爬起来,看看自己的手掌被碎石扎破,痛的钻心。

    粉红色的碎花锦缎面长裙破了一个洞,真是祸不单行,人若走霉运喝凉水都塞牙。

    跺跺脚,脚脖子疼,冯悠悠欲哭无泪,咬牙硬挺着继续走。

    隔得远远的,冯悠悠就看见路玮在舞剑。

    路玮的剑术日益精进,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剑如白蛇吐信,嘶嘶破风;又像游龙穿梭,矫捷迅猛。

    无边剑雨落下,不见人影。气势如虹,横贯日月。

    一套剑法完毕,气色微红,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“路大哥,你是我见过的同龄人里最厉害的,看你舞剑才知道什么是出神入化。”冯悠悠勉强露出一丝笑,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悠悠,你过奖了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才是真的。”路玮擦了擦汗,笑道。

    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,当之无愧。

    “路大哥,我、我有话想同你说。”冯悠悠脸色不知为何有些白,期期艾艾,欲言又止,心里纠结不已。

    “有话尽管说,什么事情我都会支持你的。”对于心仪的姑娘,路玮表现出来无底线的宠溺。

    “彦白是不是来找过你了?”冯悠悠心里没有底气,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路玮愣住,没想到冯悠悠会问到这件事情,彦白来找他,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,冯悠悠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他一时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冯悠悠看了他一眼,瘪瘪嘴,拉住路玮衣袖撒娇:“我都看到了!路大哥,你有什么事情还不能告诉我吗?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?”

    喜欢的姑娘这么撒娇,谁也受不住,路玮眼神柔软了些,被冯悠悠缠的无可奈何,只能道:“我跟你说,你不能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说嘛说嘛。”冯悠悠眸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白白现在特别的落魄,孤苦伶仃,原先一个快乐的小姑娘变成了没有家的孤儿。”说到这里,路玮的心情犹如坠落悬崖,跌落到谷底。

    “你很同情她啊?”冯悠悠问。

    “彦白同我一起长大,就像是我的亲妹妹一样,她的不幸遭遇我怎么能够坐视不理?我一定会帮助她查找到事情的真相。”路玮声音低沉,铿锵有力:“梁均尚害死了绝音阁,迟早会遭到报应!”

    冯悠悠的眼泪一下子犹如断了线的珍珠噼啪落下,想用手去擦眼泪,受伤的手刚刚举起来又无力的放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