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中文网 > 异世界征服手册 > 第二百五十六章 本土第一位单灵根!
    “.....三排二班!”

    在听到自己班组的名字后,陈榕顿时神色一正,随后像篮球教练一样对着赵平磊等人拍了拍手:

    “大家赶紧排好队,要到咱们了。”

    过了大概三十来秒,银色的大门自内向外打开,另外一队战士从中鱼贯走出。

    这是先陈榕等人一步进行‘感官检测’的三排一班战士,也是一队精英中的精英。

    陈榕等人与几位一班熟人点头致意,算是打过了招呼,随后在检测人员的引导下走进了检测室。

    检测室内部的面积大约有三百多平米,有点像是体育馆的器材室,门口附近有两块用线划出的正方形区域,一块白一块红。

    在两块区域的尽头,则是一间密闭的屋子。

    很明显,检测将在屋内进行。

    待整个三排二班就位后,一位穿着白大褂的男子缓缓向众人走来。

    这位白大褂长着一副国字脸,身形魁梧,看上去像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人物。

    这种人在部队里很常见,你要说他们有多帅嘛还真不至于,但就是会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位白大褂手上拿着一份名单,走到陈榕等人身前后说道:

    “没有检测的同志请先站到白色区域等待,结束检测后站到红色区域,全体检测完毕后才能统一离开,林华同志是哪位?”

    听到白大褂报出的名字,队伍中一位个头中等战士向前一步:

    “我就是林华。”

    白大褂点点头,示意林华跟他走。

    待二人来到密闭的屋子外,另一位工作人员朝林华递来了一个类似护眼仪的东西,同时指导他戴上。

    双方鼓捣了大约二三十秒,接着林华便被扶着肩膀牵引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分钟,屋门打开,林华一脸正常的从屋子里走出。

    规规矩矩的走到红色区域后,林华朝众人挤了挤眼睛又挑了挑眉,这是在示意检测过程非常简单,没啥难度。

    不过由于有外人在场,加之周围又相对空旷,所以林华的小动作也仅限于此,没有再用言语交谈告知流程。

    接着白大褂又喊道:

    “赵平磊!”

    “到!”

    ....

    “樊爱生!”

    “到!”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“陈榕!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名字,陈榕连忙跨前一步:

    “到!”

    随后他与其余班组成员一样,被带到了屋子入口处,戴上了机械眼罩。

    就在陈榕戴上眼罩的同时。

    检测屋内,一位女性研究员抬起头道:

    “1205号实验目标生物学阻光反馈已收到,确定目标已被隔光致盲,可以让他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,带着眼罩的陈榕便被工作人员牵引到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屋子里铺的是防滑瓷砖,抓地力很强,但缺点是走路的声音会很大。

    哒哒哒——

    “可以了,停。”

    听到停止的指令,陈榕立刻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随后他的耳中传来了工作人员后续的指示:

    “陈榕同志,你面前大约20厘米处有个桌子,你先伸手感觉一下....很好。

    等下桌子上会出现几个玻璃制作的物品,请你在触摸它们后描述出它们的形状与大小。

    相关实验会进行五轮,每轮你有十秒钟的接触时间。

    另外这些物品都没有尖锐的边角,你可以大胆随意触摸,不用担心手部受伤,了解规则了吗?”

    陈榕点点头: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请把你的手悬放到桌面上,注意不要与桌面触碰,三秒钟后桌面会打开升出物品。”

    陈榕乖乖照做。

    片刻后,桌面发出了轻微的咔嚓声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物体从中缓缓升起。

    “陈榕同志,你可以开始触摸了。”

    陈榕闻言,食指先是试探性的向下点了点。

    接触到一个有些冰冷的物体后,他直接将整个手掌世界覆盖了上去。

    十秒钟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“时间到,请放开手,描述出这个物体的形状。”

    陈榕将手松开,组织了一番语言:

    “报告,这应该是个玻璃制的人形雕刻,高度大概三十厘米,唔...应该是个女性,我有摸到头发。”

    检测人员的声音没有波动,也没有告知陈榕的判断正确与否:

    “请继续准备触摸下一件物品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十秒钟。

    “西餐中常见的高脚杯,装葡萄酒的那种,大概二十厘米高,底座直径五六米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随着前两次物品的触摸,陈榕之前略微紧张的心情已经全然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确实和教导员体检前说过的一样,这就是一个基础判断力的检测,难度也就比色盲检测高点而已。

    要知道。

    色盲检测可是所有体检中最容易的项目,对着一本册子读数字就完事儿了。

    很快,第三件物品缓缓升起。

    陈榕继续伸手触摸。

    结果摸着摸着,他的嘴角不自主的便扬起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第三次的物品比前两次还要简单,是一个非常规则的圆形,直径比他的手掌要大一点。

    因此十秒钟还没到,陈榕便准备报出答案: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球......”

    哐当——

    结果他的话还没说出口,与他相隔大约四五米的位置——陈榕判断那应该是一堵墙,墙后忽然传来了一道猛烈的撞击声。

    像是某个器械掉落到了地板上一样。

    陈榕下意识的便想摘下机械眼罩看看这是什么情况,但旋即他便想到这里可是体系医院,相关安保水平和反应能力自不必说。

    理论上来说不可能发生什么特别严重的事情。

    根据撞击声来判断,多半是诸如笔记本之类的器械掉到了地上吧。

    这种其实虽然说比较少见,但一些狭小的特定区域里还是有可能发生的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贸然摘下眼罩,说不定还会影响到检测成绩。

    因此他克制住了摘下眼罩的想法,出声对身边的国字脸白大褂问道:

    “同志,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问题不大,你眼罩别摘下来,小明,你陪这位同志待一下,我去看看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很明显,白大褂的最后一段话是对另一位工作人员说的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。

    白大褂的语气铿锵有力,极富感染力。

    像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一般,听着让人不自觉的就有一种信任感。

    真是一位可靠的同志啊.....

    陈榕就这样站着,耳朵里传来了白大褂沉稳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片刻后,开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接着又过了大约三十秒。

    陈榕的耳朵里忽然再次传来了一声沉闷的撞击声,而且这次的撞击声比头一次还要大。

    像是有人不小心撞到了墙上一般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魔都大本营,一道急促的电话铃音响起。

    正在查看文件的秦振东刚一拿起电话,便听到一道急促的男音:

    “秦老板,有战士检测出了单灵根,咱们本土出现的第一位无变异单灵根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