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中文网 > 这个北宋有点怪最新章节列表 > 0048 还是让他装到了
    时间回调到半天前,展昭这三天带着捕快在杭州里搜查,许久都没有查到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无论是那个被刺杀司马光,然后被他刺伤的黑衣蒙面高手;还是那些冲击官仓的蒙面强人,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仿佛虾米入了大海般,转眼就没有了影迹。

    反而因为这三天的搜察,使得他和些许的江湖人产生了些小矛盾。

    接着‘彩头’被盗的消息在杭州里疯传,江湖人士们惊讶之余,又是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能看到官府丢脸,他们高兴至极。

    而南侠展昭同样也丢了脸,明明他这等高手坐镇,官府还不是被咱们这些莽夫给玩耍了几次!

    其中最乐呵的,当属五鼠。

    他们公然出现在街道上,就笑嘻嘻地看着展昭,嘲讽得很。

    只是展昭却也没有办法,只能装作没有看见,从旁边走过。

    在宣传武林盟主选举大会时,官府作出过承诺,愿意参加武林大会的江湖人士,即使以往有过劣迹,但只要来参加大会,一切即往不究,前提是不准再犯,否则新旧罪同判,且还要罪加一等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就是武侠版的大赦天下。

    五鼠这几天,似乎没有什么劣迹,展昭没有办法,只能对他们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另外江湖流传很广,说什么官府失去了七星龙渊剑,就只能用钱银了事。

    可侠客嘛,总是自认轻财帛的,如果武林盟主大会上,真是放些金银上去,那这次的武林盟主选举大会,即使选出了盟主,在他们的眼里,也是失败的,不够资格的,感觉更像是拿了朝廷给的钱。

    如果给的是宝剑,那是另一回事,至少名正言顺些。

    这些消息,陆森在逛青楼和在酒馆吃饭时,听周围的江湖人讨论,听得耳朵都快起茧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次官府做得确实不好啊。”黑柱小声地嘀咕着。

    “明显是有人在暗中搞舆论,带节奏。”陆森无奈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其实那些一言不合就砍人的江湖人士多数不会想这么多的。宝剑也好,钱财也好,只有要利可图,他们就愿意做事。

    但有人故意把他们的注意力往‘财帛作为彩头不符合江湖人身份’、‘官府不懂我们江湖人的心思’等等制造双方对立的情绪上引,刻意形成冲突立场,就很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这手法挺娴熟的,不会真是将门在搞鬼吧。”陆森觉得事情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普通的江湖人可想不到这么深,懂得舆论战的,一般都是世家。

    现在是士大夫与官家共天下的时代,世家出来的士大夫是不会造自己的反的,那武将世家在搞鬼的可能性似乎就很高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陆森打算小屋睡个午觉,结果看到展昭站在门口那里等着。

    两人互相抱拳行礼,陆森请展昭入屋,坐下后,问道:“展捕头你可是大忙人,现在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了?”

    展昭苦涩地笑着:“武林大会的彩头被抢,这事陆小郎你也应该清楚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到处都在传论,当然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陆森说着话的时候,黑柱给两人都端上一杯蜂蜜水。

    展昭谢过后,继续说道:“展某知道陆小郎你有大神通,可否赐些与江湖人士有关的宝物于在下,至少让这次武林大会能完美如期举行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们不必理会那些舆论,太在意就被人牵着鼻子走了。”陆森抿了口蜂蜜水。

    展昭点头表示认同:“司马中丞也是如此说,可这是朝廷第一次举办这等盛事,还花了很大的心思。就是想着收编我这样的江湖武夫,给他们立个规矩。有了规矩,以后他们就不会随意兴起杀人,平民百姓自然过得好些。如若不成,朝廷与江湖人之间互相仇视,互相厮杀,不知道又有多少百姓会惨死于双方的械斗波及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展昭表情很淡然,没有热血沸腾,没有义愤填膺,就是全程一种理所当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因为他真的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反而那种平时说话都热血沸腾、满口正义之言的,如果不是演戏,就是三分钟热度。

    只有把一种理念融入到骨子里,说着这种义正严辞的话,才会风轻云淡。

    没等陆森说话,展昭从自己的衣服里拿出一本小册子,封面的笔墨极新,还有淡淡的墨砚味。

    “这是展家的内气运行精要,赠于陆小郎。”

    话说着,展昭将小册子推到了陆森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家传武学一般不外传的吧。”陆森记得上次他找展昭询问这方面的问题时,展昭说过类似的话:“估计你也应该当着祖宗的面发过毒誓的。”

    展昭双手抱拳,堂堂正正地说道:“家父曾教导展某,做事要对得起良心,我想他知道缘由后,不会怪我的。”

    陆森轻笑了声,从系统背包里把一瓶蜂蜜拿了出来,说道:“作为朋友,只要你开口,我怎么可能不给你。精要你收回去。只是有个条件,不能将我是提供者这事说出来,至少现在我还在杭州的时候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这里有大量的江湖人,他们有夺宝的习惯,知道陆森能弄出那么神异的灵药,这些人不想办法把陆森绑走才怪。

    一两个还好,但临近武林大会,这里的江湖人多得出奇。

    看到这瓶蜂蜜,展昭松了口气,点头答应陆森的条件。

    曹诱被治好时,他就在旁边看着,连脖子上那种血肉模糊的惨状,都能在短短几十秒内愈合,这瓶蜂蜜,在他看来就是仙丹,就是妙药。

    “多谢陆小郎。”展昭站了起来,双手抱拳行礼,脸上充满了感激:“展某深知一本精要是抵不过这瓶神药的,以后但凡陆小郎有所差遣,展某绝不推迟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后,展昭拿起蜂蜜瓶子,小心翼翼地放在衣衫里,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的书册子,拿走。”

    展昭回头,有些调皮地笑了下:“什么书册子,我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然后身影消失在屋外。

    陆森无奈,拿起桌上的册子,看了几眼,里面的字也是新写的,每页都有张简单的人体经络图,看得出来,展昭手写这玩意,绝对是花了心思的。

    陆森一页页翻看着,心思沉了下去,时间很快就过去,转眼间就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因为懒得放‘火把’出来,也不想点蜡烛,现在市面上买的蜡烛都是蜜蜡,还是很贵的。

    陆森隐约记得,北宋有两个富户比谁钱多,方法就是看谁晚上点的蜜蜡多。

    等陆森一觉睡到天亮,带着黑柱去外面吃了碗混沌,便慢慢地往武林山那边走。

    即使离着老远,都能看到临时搭建起来的高台,上面绕着一块块红布,远远地锈着四个大字‘武林大会’。

    陆森走在路上,旁边很多江湖人士快步走过,全涌向了高台那边。

    其中也不泛陆森这样纯粹去看戏的普通民众。

    来到武林大会的会场前,外层是用一圈临时搭建起来的木墙围着,口门有十数个捕快持刀在维持治安。

    江湖人士从正门进去,看戏的民众在侧门。

    侧门这里居然还有收费员……每人要交三枚铜币才能进去。

    进去后有处楼梯,可以上到高处的观览台。

    陆森带着黑柱来到高台后,环顾四周,发现高台这里分五阶,整个会场更像是个校场……这么说也不对,有点像是露天歌剧院。

    很大的那种。

    陆森来到最前边,然后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在前面下方处,大量的江湖人士黑压压的挤成一片,然后包成一个U形,看着正东方处的比武台。

    而在比武台后方,还有处高台,上面重兵把守,司马光就坐在上边,俯视着下面黑压压的人头,恍惚了会,便对周围说道:“这场面,让本官想起了当年在校场点兵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周围同来的地方官员,自然是一阵奉承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的文人还是有些傲骨的,奉承起来比较委婉,不露骨。

    此时旁边有个官员弯腰说道:“中丞,吉时已到!”

    “那就擂鼓。”司马光喝了口右手小桌上放着的清茶:“就看展捕头的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次的武林大选是由司马光来主持,但他是不会起身发言的。

    他什么身份,江湖人又是什么身份!

    他能来这里坐着看比武,本身就已经是朝廷对整个江湖释放了极大的善意了。

    江湖武夫的极致,无非就是考个武状元,去边界杀敌立功,最后成为将门罢了,但将门在文官面前,真是没有丝毫地位可言。

    随着鼓声响起,一身大红官服的展昭站在了临时建成的比武台上。

    黑压压的江湖人士挤成一堆,至少有两千多人的,人多了,就吵闹。

    展昭出现后,吵闹的声音停了一会,然后便更吵了。

    展昭也不说话,就那么静静地,缓缓地环视着比武台下方所有的人,表情很严肃。

    渐渐的,喧闹声小了下来。

    人的名,树的影。

    展昭没跟包拯之前,就已经是南侠。

    但承认他这称号的人不多,愿意把他当年轻高手中第二的也不多。

    跟着包拯后,这名号才真正归属于他。

    一个人,一把剑,带着捕快镇压整个京城的江湖人士,这本身就是个壮举。

    但凡有点见识的人都会服气。

    见展昭表情不对,有点理智的人都不想就因为这点小事被他盯上。

    江湖人谁手底没有点案底,真若恼了展昭,用着大义的名份,下达追捕令,简单就是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见声音小了下来,展昭双手抱拳,用内力说道:“感谢各位来参与这次的武林盟主大会,展某身后高台上的是朝中重臣司马中丞,他能来,就是代表着朝廷对咱们这些江湖苦哈哈极是看重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,展昭就是说了一番朝廷的好话,又说了比武大赛的规矩,注意事项,以及武林盟主该有的官职和福利。

    介绍到这里,展昭正想请各门各派上来抽签,决定对手顺序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候,人群中有人喊道:“臭……展昭,我们听说比武大会的彩头被你吞了,是与不是?”

    谁会在这时候,主动招惹展昭?

    江湖人士们,皆看向这个也用了内力说话的白衣青年,见他貌美俊秀,又有女子风韵,便知道此人就是鼎鼎大名的锦花鼠白玉堂。

    然后众人恍惚大悟,觉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猫和老鼠,这能不是对头嘛。

    有了人起头,其它人便跟着起哄,不嫌事大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有没有带节奏的居心不良者混在其中,反正不多会两千多的江湖人,就已经吵闹起来,而且看起来义愤填膺,看他们的样子,仿佛就真是展昭吞了那把宝剑一样。

    还要展昭给他们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“肃静!”

    一声饱含内力的吼声从展昭嘴里喊出。

    比武台下方,不少实力平平的江湖人被这吼声震得发晕,但还有至少三成没有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不过至少他们是安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把宝剑而已,有何了不起。宫中宝物极多,现在只是换了种彩头罢了。”展昭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说得简单,有本事你把彩头亮出来给我们看看啊。”锦毛鼠持剑抱胸,一脸嚣张。

    而旁边,其它四鼠也在声援着锦毛鼠。

    展昭笑了起来,很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锦毛鼠心里咯噔一声,他对展昭性情极是了解,如果不到了信心十足的状态,展昭是不会露出这样的笑容的。

    此时展昭回身,走到比武台的正中心的红色礼台那里,再从一个很精致的红盒中,拿出了用水晶琉璃装着的蜂蜜。

    他拿着蜂蜜走了一圈,说道:“这就是宫中加急送来的灵药,有医白骨,解万毒的效用,甚至还有清除体内暗疾,疏通堵塞经脉的作用,千年难得一见。”

    两千多的江湖人士将信将疑,真是这种好东西,宫中会把它送出来?

    白玉堂在下方喝道:“说大话谁不会,口说无凭,你要怎么证明?”

    对对对!

    江湖人士们一起举手高呼。

    “那恭敬不如从命,展某这就证明给你们看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这一声说出,江湖人士全场寂静。

    特别是白玉堂,漂亮的脸蛋都快阴沉得要成黑炭了。

    他有种感觉,展昭要出风头了,而他最看不得展昭出风头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展昭先从旁边拿起早准备好的小杯子,很小的那种,打开蜂蜜瓶子,倒了点进去。

    随后他面向江湖人士,抽出自己的腰间的制式佩刀,压在左手掌心上,再用力一划拉。

    刀锋上出现了血痕。

    而展昭扔下佩刀,平举着左手,走到比演台的左边角,再缓缓向右边行走。

    他的左手掌心处,有一道深可见骨,横贯整个掌心的整齐刀伤。

    血肉翻卷,鲜血直流,但展昭眉头都没有皱一下。

    他走过的地方,会滴下一点点的血珠子。

    江湖人的目力极好,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他手掌心中的刀伤。

    是真的,确实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甚至离比武台近的人,有数个还走上前,用手指拈了一两点掉在台面上的血珠子,放进自己的嘴里。

    “温的,是真血。”

    因为走得慢,从左走到右,整整花了展昭近半柱香的时间,直到此时,他的伤口都还在不停地滴血。

    然后他放下手,回到比武台中央,微笑道:“想必各位朋友都看到展某手上的伤了吧,正常情况下,这样的创伤,由名医缝好,用上好的金创药,也得一个月才能勉强长好。”

    这里都是江湖人,皆清楚展昭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“而接下来,就是展某要给你们展示的。”

    他返身,拿起那个装有少量蜂蜜的小杯子,走到比武台的边缘,再次举起了左手,让所有人再一次看清他手中的恐怖刀伤。

    在众人半是疑惑,半是期待的眼神中,展昭一口饮尽了杯中的蜂蜜。

    起初江湖人有些疑惑,不是应该用来敷在伤口处的吗?

    但过了三息左右的时间,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圆了。

    有的人甚至还不敢相信地直抹自己的眼睛,以为自己中了传说中的幻术。

    在众目睽睽之下,展昭左手的伤痕,以一种相当快的速度愈合。

    不到二十秒时间,左手的伤口就已经消失了,有了白净的皮肤。

    展昭左手轻轻捻了下,再将左手的血渍甩掉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即使江湖中再沉稳,再有修身气度的武林名宿,也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很多高手挤到了前台来,也包括碧睛紫须的天下第一帮帮主,欧阳春。

    他双手抱拳,死死盯着展昭,问道:“展捕头,在下想问一下,这药可有名字?”

    “玉蜂浆!”

    所有的江湖人士都记住了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随后欧阳春又问道:“它是否能治天生经脉不通之症?”

    “展某不敢保证,但这神药能治百病,解万毒,欧阳兄你可以赢回去试试。”展昭笑笑。

    “多谢解惑!”欧阳春再次抱拳,回到人群中。

    展昭环视,看着江湖人士们炙热的视线都越过了自己,看向后边的奖品台上,他微笑起来,说道:“现在我们可以开始抽签了,请各门各派遣高手上台抽取自己的比斗牌号。”

    很快一群人便呼拉拉地跳了比武台上。

    白玉堂站在下方,看着台上意气风发的展昭,俊俏的脸孔越发地不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