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中文网 > 这个北宋有点怪最新章节列表 > 0045 仇人再相见
    水路相对于陆路来说,在舒适度上是要高出不少的。

    但前提是,你不能晕船。

    陆森没有这方面的烦恼,以前因为工作的关系,坐过不少次的轮船了,起先也有些晕船,后面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展昭也没有这方面的问题,他武功高强,运河里的那点点风浪和船身起伏对他来说,和平地差不多。

    但黑柱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上船不到一个时辰,就开始脸色发青,然后吞了个天晕地暗。

    不得已,陆森从系统背包里把生菜拿出来,给他吃。

    吃几片就会好些,然后过上两三个时间又开始吞,又接着吃。

    整得他人都快崩溃了,几天下来,装了一肚子生菜。

    展昭看得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普通生菜是没办法解晕船之症的,但陆森的生菜却可以……他便明白,之前自己吃掉的生蔬有多值钱。

    这艘船是他们自己租下来的,整艘船加上三个轮换划浆的船家,只有六个人。

    而且陆森和展昭三人一直在舰舱中待着,船家自然也不知道黑柱的晕船症时好时坏。

    但好在六七天后,黑柱也渐渐习惯了,不再呕吐。

    船在京杭大运河上走走停停,偶尔在沿途的镇子住下休息半天,洗漱和吃些好的,如此这般,二十三天后,终于到达了杭州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内,陆森都快无聊死了,他抽空就翻了下自己配方,升级后,新的配方中也有‘交通工具’出现,但……配方太古怪了,他完全看不懂。

    像什么五彩祥云、黄金天空舟等等一听就很神奇的玩意,都需要一种相同的核心材料:灵力团!

    谁知道这是什么玩意,听着像是内气的变种,但陆森敢担保绝对不是。

    船在杭州的钱塘江北渡口靠岸,陆森把船费给了船家后,便走到了岸边上。

    脚踏实地,陆森感觉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在船上待久了,现在下了船,都感觉自己整个人会时不时左右摇摆,但这只是错觉。人习惯了船上的生活后,重心就会自己随着水流波浪变化,以保持身形。

    但上了岸后……没有了波浪,但人的身体本能启动,就会自发微微摇摆起来。

    走路歪歪斜斜好一阵子,陆森三人这才慢慢变得正常。

    当然,最先回复正常的,当属展昭了,实力强,身体好,自然恢复得快。

    顺着渡口的石板路,在展昭官牌的作用下,三人没有任何阻碍就进到了杭州城中。

    此时的杭州,是仅次于汴京的商业重镇,常驻人口也接近两百万。

    如果说汴京城是政治和商业并重的城市,那么杭州就是纯粹的商业之城。

    而且钱塘江是出海口,海运极其方便。

    后世的杭州,失去了大部分的海运能力,但在北宋此时,杭州的海运能力是和泉州不相上下的。

    三人进城后,展昭说道:“到了杭州来,就不得不去海运司那边看看,顺便吃个酒。”

    有什么好看的东西吗?

    陆森有些好奇,但没有问出来,而是跟着展昭走。

    一路上街道上行人熙熙攘攘,杭州的热闹和汴京城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如果硬要分个明白,那就是杭州人更接地气些,行事也更休闲些,没有天子脚下的汴京人那么傲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脸上都是挂着温和的微笑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也有大量的江湖人士在街上走动。

    全携带着武器。

    展昭也带着武器,腰上挂着黑色外鞘的单刀,这是开封府捕快的制式刀,背后挂着陆森送他的石剑。

    不过他给石剑做了个剑鞘,一眼看上去,石剑变得朴素了许多。

    三人走了回,来到城东的一间大酒楼前。

    和樊楼相比,这间酒店看起来稍稍差些,没有那么高档,但当展昭带着陆森和黑柱上到四楼,并且坐在了南边的窗户旁时,即使是陆森,看到外边的景色,也忍不住啧了声。

    “壮观!”

    无处海天一色,钱塘江入海口处,无数的白帆接连,密密麻麻的海船几乎铺到了陆森视野的尽头。

    黑柱嘴巴好久都没有合上。

    陆森视线下移,便看到大量的色目人在城墙外逗留,或者在海边沙滩上扎起帐篷。

    “色目人三十举一,可进城。”展昭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因为来杭州做生意的外国海船太多了,加之宋人又鄙视蛮夷,所以自然不会让太多的色目人入城。

    所谓的三十举一,就是三十个色目人一起在海运司按手印登记,然后这人作为商船头目,才能进城淡生意,其它色目人就只能留在城外。

    如若有色目人弄虚作假,比如说重复按手印,一旦被发现,当场抓捕,送去杭州南边的石场劳役三年后方得自由。

    陆森有些感叹地摇摇头,无论是北宋,还是南宋,海贸都给了朝廷极大的利润,谁想到明末之后,居然走上了闭关锁国的道路。

    可惜,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要是能在北宋这时候,就扭转宋人的想法,让他们知道海外有大利可图,会不会让宋人从此变成开拓型民族?

    毕竟北宋的造船技术不差的。

    写本书?海外风情记?

    比如说澳大利亚有大金矿,地面上裸露着大量的狗头金?

    南边的香料群岛。

    对……北宋的香料老值钱了。

    用书籍的方式把这些写出来,然后大量刊发?

    有成功的可能性吗?

    陆森看着外边漫天的白帆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一会后,展昭轻轻敲了下桌子,说道:“陆小郎,莫神游了,吃饭。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,桌子已上有数道佳肴。

    三人吃饱喝足后,展昭问道:“陆小郎接下来可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你我暂且分开。”陆森看着展昭露出不解的表情,便解释道:“接下来展捕头要协助官府坐镇武林大会,想来会很忙,而且也必有凶险。以展捕头的功夫,自然不惧,但如若多了我们两个拖油瓶,想必你也会觉得有些力不从心。”

    “陆小郎可不是普通人。”展昭笑道:“何需如此自贬。”

    陆森摆手:“我还有点自知之明。接下来我会在城中找处小宅住下,顺便见识一下杭州的风土人情,也见识一下武林大会,以展捕头的本事,想来要找到我们,应该不难的。”

    作为开封府总捕头,展昭有节制全天下捕快的权力,杭州的捕快他自然也可以管。

    所以他要想打听消息,绝对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暂且分开吧。”展昭双手抱拳,颇是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等武林大会事毕,展某必来寻陆小郎,一同回京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这次是展昭付了饭资,随后两人分开,陆森带着黑柱在杭州城里瞎逛起来。

    本质上,杭州就是个小号点的汴京城,这里的人文环境和汴京差不多,毕竟两座城市都算是水城。

    小桥流水人家,就是对此时开封和杭州的最写照。

    陆森在城里转了很久,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,陆森去了趟牙行,花了些钱银,在牙人的帮助下,找到一处小屋,与主人商谈后,租借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牙行,良心还没有完全败坏,不像明清两朝,牙人有‘杀了绝不会杀错’的说法。

    陆森花的钱不多。

    主人家是个老翁,他将钥匙给陆森后,便双手负背,佝偻着腰,回不远处的大宅子里了。

    而陆森进住的第一件事,就是在小屋院子围墙的后边,再摆上了一圈的栅栏,将整座院子‘保护’起来。

    黑柱看着金色的栅栏墙,也是感觉到万分安心。

    陆森刚做完这事,便看到一群浩浩荡荡的人马,从小屋前边的街中心走过。

    人数至少有两百,有人高举着‘马’字的蓝色大旗,而走在最前边的,是个紫须碧睛的北方汉子,一看就不是纯种的汉家儿郎。

    但他身上有股汉家儿郎的气,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,一般汉家人都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这人眼神炯炯,行路时偶尔左右环顾,有种虎巡山林的味道。

    等这队人马走过,街道两边的行人这才松了口气,然后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从他们断断续续的议论中,陆森也知道了这群人是天下第一大帮,‘马’帮的人。

    领头的是马帮帮主欧阳春,比展昭略大数岁,是年轻一代中公认最强的侠士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陆森隐约明白了江湖人评选高手的标准。

    不管是欧阳春,还是展昭,就算很强,但也没有到特别离谱的地步,与其它顶尖少侠拉开极大差距的地步,但为什么就他两人最出名?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‘势力’问题。

    展昭身居从三品带刀护卫,又是开封府总捕头,随时随地拉几百人出来和你干架,试问江湖中人谁不怕?

    而欧阳春则是天下第一大帮马帮的帮主,马帮主要是管贩马人的……要知道,马在这种冷兵器的时代,可是战略物资。

    一般人可没有资格乱碰。

    要说马帮的背后,没有朝廷和官府的力量渗入,鬼才信啊。

    两人功夫高不说,又是大权在手,他们两人不当天下第一第二高手,其它的年轻江湖人谁敢当?

    能服众?

    更何况,眼红他们两人的江湖门派大把。

    这不……朝廷一说要举办武林盟主选举大会,盟主从四品官职,受礼部节制,算得上是文官系。

    这待遇一出来,别说大大小小的,只要叫得出名的门派都来了,甚至连欧阳春这个明面上的天下第一都来了。

    将栅栏关上,陆森和黑柱回到小屋里,打扫了一个时辰后,天也黑了。

    点起一根蜡烛,两人吃了些系统背包里的生蔬和水果充当晚饭。

    等吃饱后,陆森说道:“黑柱,随我去逛青楼。”

    陆森就是想刷刷‘人物卡’,看看有没有值得注意的属性加成。

    这晚上,他到杭州甜水街那块,连走六七家青楼,刷了五十多张人物卡出来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都是些高不成低不就的卡片。

    倒是有张人物卡很厉害。

    徐师师(郎心妾意、饱读诗书)你的魅力小幅度提升,女子更容易倾心于人;你家院子里研习与文字有关的技艺时,学习速度会大幅度提升。

    少见的双天赋,但和穆桂英差得远了。综合起来,属性的实用度,其实也就勉强与杨金花及赵碧莲打个平手。

    然后陆森也发现一个现象,北宋的小姐们,名字喜欢叠词。

    什么赵香香、徐师师、李师师、柳飘飘、黄萝萝等等。

    只要是名姐儿,全是叠词的名字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深夜,陆森带着黑柱回小屋里休息。

    杭州的夜市,也是极其热闹,即使深夜了,街道上依旧火树银花,万灯通明。

    他回到小屋中,用木方块拼出两张木床,一人一张,然后倒头便睡。

    虽然小屋中也有床和被褥,但他个人不太喜欢睡别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因为有栅栏,安全性有保证,两人睡得极其安稳,一觉就到了天亮。

    随意吃些东西,两人继续出门。

    陆森打算去钱塘江边的金山寺和断桥看看。

    毕竟这可是杭州的两大名胜,他以前都没有看过。

    不过在此时,断桥还不是名胜,陆森在街上问了许多人,这才找到其位置。

    原来西湖旁的断桥原名叫段家桥,只因为这桥直通向湖边的段家村的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断桥,但陆森也没有觉得白来,走在段家桥上,看着左右两边的湖面,碧水之上,青莲片片,还有粉色的荷花蓓蕾,再有微风徐徐,即使是在艳阳下,也让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有种踏行于水波之上的畅快感。

    在桥上走了一个来回,陆森回到白堤岸边,欣赏了一下湖边的柳树岸堤,正欲离开,却听到不远处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随后便是大量的行人慌乱地跑动起来。

    陆森差点就把木甲从系统背包里拿出来,给黑柱套上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种情况,他在汴京城见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在杭州也能听到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,似乎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现在很多江湖人来到了杭州城,准备参加武林大会,这江湖人一多,事非肯定就得多。

    随后他发现,出事点离自己这里有段距离,便说道:“黑柱你先回小屋那里等着,我过去那边看看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郎君请务必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一般人伤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等黑柱快步离开后,陆森便逆人流往前走。

    待走了近两百米,走过个弯角,便听到铁器相交的叮叮当当声。

    看头一看,发现前方十几人打成一团。

    随后陆森眼眉儿就挑了起来,这十几人中,居然有五鼠。

    毕竟白玉堂那张脸太好认了,只要把他认出来,其它四鼠就容易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呵地冷笑了声,二话不说,就从系统背包里拿出木制长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