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中文网 > 这个北宋有点怪最新章节列表 > 0043 与阿萨辛的第一次交锋
    送走了苏家三父子,生活再一次安静平稳下来。

    唯一奇怪的地方,便是杨金花和赵碧莲两人窜门的次数更多了些。

    而且偶尔还会一起来。

    每当这时候,就是小林檎最开心的时候,她跟着两个漂亮姐姐一起在草地里玩耍,编织花冠,草篮子等等,听两个漂亮姐姐说些大门大户里稀奇古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三个女子玩耍,陆森自然不会参与进去。

    他在院子里坐在摇椅上,晃晃悠悠地看着自己的人物属性栏。

    逛完了汴京城里的青楼,也没有再刷出更好的配偶属性。

    甚至连能摸到杨金花和赵碧莲边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下子陆森明白了,原来杨金花和赵碧莲已经是SR卡了,而穆桂英是SSR。

    所以他现在也就暂时停止了‘刷卡’的打算,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‘太乙浑元功’上面。

    太乙浑元功:165。

    陆森觉得,应该是自己练出了165点太乙浑元功的内力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他完全没有任何感觉。

    像更好的精神状态啊,或者说开始渐渐变得不畏冷不畏热啊之类的能力,他完全没有感觉到。

    或许是自己功力还太浅的关系?

    他正这么想着的时候,却突然感觉到有些不舒服,似乎有什么盯着自己一般。

    他猛地坐了起来,扭头看向不舒服感的来源处,便看到院子左侧那边的小树林里,隐藏有个白色的影子一闪而没。

    什么人?

    是偶然经过,还是专门来盯梢自己的?

    前两天他也有这种被盯梢的感觉,但之前都没有发现什么,他还一直以为是自己的错觉。

    他想了下,站了起来,对着旁边的黑柱说道:“你在家里待着,也别让林檎出来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黑柱挺聪明的,他立刻走到陆森前边,小声问道:“郎君发现了不对劲的事情?”

    陆森摇摇头:“可能只是错觉,我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让杨小娘子和郎君一起。”黑柱早看出来了,杨家小娘子对自家郎君有意思,让她跟着郎君,保护郎君,想必她是极其愿意的:“反正杨小娘子也在凉亭那边玩耍着。”

    “她毕竟是客人,哪有主人家出点小事,都得客人去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黑柱站一旁笑了笑,没有说话,他到是觉得,谁说杨小娘子一直会是客人的,他觉得说不定有天她会变成家里的大娘子。

    陆森走出院子,往刚才看到白影子的树林那边走。

    矮山这里一直都很安静,山上的高树差不多都被陆森给伐掉了,但依然还是有许多两三米高的小树组成小林子。

    人躲在里面,依然还是很难被发现的。

    他走进林子中,踩入齐没小腿的草丛里,缓缓往前走。

    时不时有虫子从草从里惊飞出来,陆森甚至还看到有两条花绿绿的长虫惊惶从草从中游走。

    他也不害怕和紧张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他去杂市里悄悄收了些许的铁锭,给自己造了三幅铁甲。

    一幅装备到了身上,另两幅放在系统背包里。

    在大宋,私藏铁甲者,形同谋逆。

    但陆森不怕,他装备铁甲时,外人是看不见的,而且多余的铁甲放在系统背包里,谁能查得到他私藏铁甲?

    不得不说,铁甲的属性真的很强。

    共1500点耐久,是木甲的十五倍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只要不是被十几个江湖高手包围,然后不停地用武器殴打他数分钟,一般是破不掉他的铁甲耐久的。

    所以区区毒虫,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来到刚才白色人影消失的地方,陆森发现地面有一条凌乱的草痕往向远方。

    果然是有人盯梢自己吗?

    陆森跟着痕迹走过去,很快就转到了矮山的背面。

    这里还有些许高树,阳光被遮挡,光线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陆森从系统背包里拿出金色的铁剑,拿在手里。

    除了做铁甲,他也做了铁剑出来。

    此处相当安静,静得让人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因为连鸟虫鸣叫的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明显不对劲。

    陆森左右看了看,然后抬头往上,便看到一个穿着白袍,头顶上戴着灰色兜帽的人,站在不远处的树杈上。

    从体形上来看,高大魁梧,应该是个男子。但对方的容貌隐藏在兜帽的阴影中,根本看不见,只有黑漆漆一片的幽暗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有小人鬼鬼祟祟的,阿萨辛?”陆森抬头看着对方:“为什么要盯梢我?”

    白袍人沉默了一会,然后他从树上跳了下来,相当轻盈地落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们?”

    阿萨辛原本的读法大概是Hashishi,由于太过于神秘,后面传成了阿萨辛,发音依然还是非常相近,所以这男人轻而易举就明白对方在说自己。

    “听说过一点关于你们的事情。”陆森饶有兴趣地看着对方:“但我没有想到,你们居然从波斯跑到我们大宋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男人从背后唰地拿出两把短弯刀,提在手里,警戒地看着陆森:“看来你确实知道我们,谁告诉你的,十字圣殿那帮人?”

    “我更好奇,你为什么会来盯梢我。”陆森的表情在渐渐变冷:“据我所知,一般只有上了你们必杀名字的人,才会出动你们这些白袍阿萨辛。”

    其实陆森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如自己所说的这样,毕竟后世看来的资料,传奇演绎的成份太大。

    真真假假的,谁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况且西人又不喜欢记录历史,他们的历史记录都是继继续续的,而且老拿神话故事当史实来看。

    结果陆森刚把话说完,对方身体一晃,像是条弹簧一般向自己冲过来。

    陆森此时已经升过一次等级了,属性有些许提升,虽然依然无法闪躲,但却能下意识反应向对方反击。

    陆森定定站着,向到人向自己冲过来,下意识就是把手中的金色铁剑往前一捅。

    阿萨辛身体诡异地向旁边一扭,躲过了陆森的刺击。

    然后他贴身上来,双刀贴到了陆森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双方此时离得极近,因此陆森也得以看到了对方的模样……去年地杂市上看到的那个眼神锐利的鼓手。

    果然是真正的阿萨辛吗?

    鼓手的眼里充满了蔑视,以及少许的怜恤。

    随后他双手往回一拖,两抹锐利的刀锋抹过陆森的动脉。

    这一招切颈技鼓手练了十几年了,从来没有失手过。

    按理说,他下一秒就能看到敌人脖子中飞溅出来的鲜血。

    然后刀锋上传来的切割感觉却很不对,并没有切入皮肤里的感觉,反而像是刀锋割在了铁板上,往回拉的时候,刀锋居然发出滋滋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妙!

    鼓手下意识就把双刀重新收了回来,然后抬腿顶向陆森的腹部,想用这种方法逼迫陆森后退,然后拉开双方的距离。

    谁知道陆森也刚好用力抬腿,用膝盖顶人。

    两人的膝盖猛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咚一声闷响后,陆森连退数步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而鼓手只退了两步,他的眉头猛地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疼,好疼!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的膝盖软骨可能裂开结了,而且膝盖处的皮肤,绝对已经红肿。

    鼓手知道自己吃了大亏,明看着是对方退得远,似乎是对方吃亏更大,但他自己却清楚,自己刚才像是顶到了一块铁块上,感觉相当不对。

    就像双刀抹脖子,也是抹到铁块的感觉。

    对方不对劲,非常不对劲,看着是人,但砍上去像是个铁人。

    他见陆森已经站直了身体,立刻疾速后退,速度奇快无比,仿佛是鬼魅一般。

    陆森追了两步,眼看追不上,便从系统学包拿出木制长弓。

    因为他人升了一级,木制长弓也升了一级,由基础的9点伤害,变成了11点。

    伤害的提升,带来的是更快的箭矢初始速度,也带来更强些的穿透能力,以及射程。

    这白袍人刚跑出不到三十米,他一扭头,便看到陆森举弓对着自己。

    随后他听到身后沣地一轻声,立刻跳起转身,双眼在一瞬间几乎变成了蛇的竖仁状。

    在特殊的能力作用下,他清楚地看到金色的箭矢本射偏了的,但却很诡异地划了个弧线,向自己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他用左手刀毫不费力地拨开箭矢。

    真正的阿萨辛,从小便会练习格挡远程攻击,他们可以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听风辨位,即使是背对着敌人,也能知道有远程打击向自己袭来。

    陆森一箭不中,再拉一箭。

    此时,阿萨辛已经跑离五十米远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第二箭再射。

    还是被对方挡开了,并且对方此时已经躲入了矮树林里,一下子就失去了踪影。

    陆森站在高处,盯着对方消失的地方好一会,然后这才转身返回院子。

    鼓手利用树木躲离了陆森的弓箭追击,很快就来到了山脚下。

    他将白袍脱下来,正反转穿上,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件正常的灰布长袍。

    随后鼓手顺着路,来到汴京城西边城墙下方的排污渠口,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排污渠口很大,但他依然得微微猫着身子,才能方便行走。

    他拿出火折子,捂着鼻子前行,一路上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岔路口,看到了大量的宋人乞丐在这里面穿行,嬉闹。

    他看到不少幼童被乞丐们打骂虐待,也看到不少脏兮兮的女子,赤裸地躲在沟渠的侧边,双眼麻木。

    凭由乞丐在自己身上折腾,只要给口馊面团吃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很多乞丐也看到了鼓手,但只是瞄了他一眼,便主动让到一旁,不挡他的路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在里面转了多少个弯,爬上爬下了多少次,鼓手终于找到了一处渠道尽头。

    那里守着两个和他模样差不多的色目人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两个色目人向他笑笑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说道:“祭祀大人在里面等你挺久了。”

    鼓手点点头,推开石门,走进一处暗间中。

    身后的石门关上,也将排水渠道中的恶臭挡在了外边。

    石门内是间大约三米高,占地面积约三十平左右的方型窖子。

    这里原本是无忧洞某个小头目命令手下花了四年凿出来的,属于自己的干净小家。

    结果被色目人占了。

    这里是地下,按理说很昏暗的,但墙壁上挂着一颗圆珠,正发着幽幽萤光,倒也能勉强看清里边的东西。

    鼓手见有个漂亮的少女坐在自己的椅子上,他向对方笑了下,然后来到墙边的柜子前,从上面拿下个陶瓷瓶子,再拉开自己右腿的裤管,眉头轻皱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的少女走了过来,是失踪的色目人花魁艾婕莉,她看了下鼓手的右腿膝盖,惊讶地说道:“怎么伤得这么重。”

    膝盖那里已经黑肿黑肿的了,像是一团涨大的黑馒头。

    而且表层的皮肤在发亮。

    鼓手拿出弯刀,轻轻戳了一下黑色,黑色的血液便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鼓手用一只手轻轻按着,将黑色都排出,变成红色血液后,这才将瓷瓶中的黑色药膏涂在膝盖上。

    感觉到一阵清凉从膝盖处渗入进去,鼓手松了口气,席地而坐,说道:“我去监视那个疑似魔法师的白人贵族少年,但被他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他动手了?”艾婕莉蹲在地上,用双手撑着下巴,歪着看着鼓手:“谁赢谁输?”

    “我逃了!”

    哇哦!艾婕莉轻叫了声:“你居然逃了,腿还差点被人打残废,你可是真正的暗杀者啊。那白人贵族少年很强?”

    “他极有可能是宋国的魔法师。”鼓手表情很难受:“我已经近到他身了,但双刀割不动他的脖子,他的身体像钢铁一样坚硬强大,我听说十字圣殿那边,有些圣徒也能让自己的身体像石头一样坚硬,但从来没有见过。还不是一刀就割开喉咙了,可这次遇到的白人贵族少年,真的割不动。”

    “那看来我们监视他确实没有错。”艾婕莉站了起来,扔了下大波浪的金发,坐回到椅子上:“我已经查出来了,把目标身上炼狱之火解掉的,就是那个少年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继续监视他,还是对他的身边人下手?”

    “先躲藏一段时间吧。”艾婕莉淡淡地说道:“对方既然是宋国的魔法师,那想必也有防范我们的方法,所以等风头过去了再去找他比较好。不过记住,你不能再去杀他了,既然他懂得真正的魔法,那就想办法让他变成我们的人。霍山需要神秘力量的帮助,我们要对抗十字圣殿,光凭普通人的力量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鼓手低头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而此时陆森,送走了杨金花和碧莲后,独自一人来到了开封府寻找展昭。

    结果捕快说展昭不在府中。

    陆森便去展府寻他,刚到门口,便看到穿着蓝色常服的展昭,背着个小行囊出来。

    看样子是打算出远门。

    “展捕头你又要出城去公干?”陆森惊讶了下,然后笑道:“不怕汴京城里又是武林人士闹事?”

    “放心,这次已与杨府交接了。”展昭笑着向陆森抱拳:“我离开后穆大元帅会负责京城的治安。这次我打算去想说话,武林大会就要开始了,包府尹命我过去那边坐镇。”

    武林大会?

    陆林听着极有兴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