傍晚时分过些,赵香香用温水给柳永擦净身子,神情温柔。

    柳永咳嗽了两声,呆呆地看着头顶上的丝帐,突然问道:“香香,天快暗了。”

    “郎君身子又疼了吗?”赵香香把桌子上放的那盘生菜端过来:“嚼几片缓缓,这里还有一大把,应该能撑到明天陆小郎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柳永摇摇头:“我是说,那个罗老大快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赵香香身体一顿,随后放好菜盘子。她语气平淡,像是没事人一样说道:“郎君放心,假意奉承罢了,我受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心甚痛。”柳永呵呵苦笑了声:“想我柳三变才情应当不比包希仁、范希文等人差,只是被官家不喜,这才奉旨填词,致仕后更是贫困潦倒。若不是你等接济,早已饿死街头,现在还在你去陪那种恶心的男人过夜,才换取老夫苟活于世。”

    赵香香笑了笑,轻轻抚摸着柳永的白发:“郎君诗词无双,这些年来为我等伎者填词无数,但凡伎者,谁不会唱两句郎君的词,你是我们所有伎者的夫君,为你做什么事情,我都甘心。”

    柳永继续叹气。

    她侧躺在柳永的身边,像是正常夫妻那样,轻轻拥着男人的手臂。

    过了会,她听到外边有吵闹声,便起身去窗户探出身子看了会,很快便缩回身子,同时把门窗关上。

    “罗老大来了。”

    柳永再次叹了声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就是个废物,空有一肚子才情,无法一展抱负,却还要女子庇护。

    “郎君,我去隔壁,你就在此处休息。”

    说罢,赵香香便开始更换衣裳,就在她将头发盘好,正欲出门之时,却听到窗外尖叫连连。

    柳永在床上挣扎着起身,说道:“外边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赵香香过去推开窗,看了会,笑着转身:“罗老大死了。”

    柳永眼睛一亮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脑门中箭,就算是大罗神仙也该死了。”赵香香笑得很开心:“无忧洞的人白天不敢出来,现在夜路走多了也会撞到鬼。郎君,你觉得是谁下的手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替天行道的游侠吧。”柳永笑笑。

    赵香香坐在床边,笑道:“我倒觉得极有可能是今天来的陆……”

    “慎言慎言,不管是不是,都不要把他牵扯到此事中来。”柳永出声打断了她:“倒是刚才我似乎听到有游侠喊着替天行道的话。”

    赵香香愣了下,也笑了起来:“我亦听到了,我出去问问,可能玉娘她们也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柳永笑笑,然后再次睡到床上。

    这次他安心多了,一下子便睡着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睡多久,便听到吵杂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便看到赵香香坐在矮桌前,她的对面坐着两个捕快,双方正在交谈。

    “赵娘子,你真听到了有人喊‘替天行道’的话?”身着长脸黑衣的捕快问道。

    “隐隐约约的,不太敢断言。”赵香香露出害怕的表情:“两位官爷,可否派些兵爷们护护暖玉阁,我真的很害怕无忧洞的强人会来我们这里闹事。”

    宽脸黑衣捕快呵呵了声:“放心,罗老大只是无忧洞的头目之一,况且他死了,留下的地盘只有会其它人抢夺和瓜分,没有人会想着为他报仇的。”

    赵香香疑惑地看着两位黑衣捕快:“官爷,这罗老大无恶不作,现在他死了不是好事吗?你们怎么还想着要抓犯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罗老大死了不打紧,确实是好事,其实我们也懒得理。”长脸黑衣捕快叹了口气:“只是包府尹明察秋毫,很多事情我们都得问个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赵香香应和地笑笑,包府尹的大名她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两人见没有从赵香香这里得到什么实质的情报,便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们带着捕快在附近的画舫展开调查,最后来到倚翠坊,并且来到了最顶层。

    两人看到阁楼内,有个相当英俊的短发年轻人,正喝着小酒,旁边的两名小姐儿靠着他,身娇体柔,频频喂食。

    长脸捕快想上去查问,宽脸捕快却拉着他走了。

    “不查问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那白脸小子看着手无缚鸡之力,气质出尘,没有杀伐之气,绝对不是游侠。”宽脸捕快凭着自己办案十几年的经验继续说道:“况且倚翠坊离暖玉阁至少有两百步远,百步穿杨已经神箭手,两百步射人头颅,一箭正中眉心,这得怕是射雕手才能有的本事。你觉得可能吗?”

    长脸捕快一想觉得确实也是。

    “我们开封府要处理前任留下来的大量冤案,还有大量鸡毛蒜皮的案情。”宽脸捕快继续说道:“罗老大死就死了,影响不大,我们把案件要书交上去即可。估计包府尹看到这案件,也不会处理,他可没有那么多空闲时间给恶人结案。”

    长脸捕快点点头:“那就盖‘江湖械斗’的章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只能这样了。”宽脸捕快打了个呵欠:“我已经很困了,让人把尸体抬走,我们回家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此时陆森趴在栏杆上,看着捕快们忙活,看着他们把罗老大的尸体抬走。

    很快暖玉阁前又恢复了宁静,两个龟公出来冲地。

    陆森轻笑起来,喝多几口酒,便在倚翠坊睡了一夜。

    真是睡了一夜,什么也没有做。

    这让两个小姐儿相当失望,她们两人依偎在旁,挑逗这俊俏得不像话的少年郎,发现后者明明有正常男人的需求,可就是不让她们两人服侍。

    最后她们两人在地上各抱一张毯子睡着了。

    等天亮后,陆森趁着朝霞离开了汴京城,回到了矮山的家门外,然后发现黑柱和金林檎在院子里等着。

    两人见到陆森回来,都冲出来,围着陆森团团转。

    转了几圈,发现陆森身上没有什么不妥后,黑柱就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金林檎只是眼睛发红,但听到黑柱大哭,她也忍不住跟着抹眼泪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都别哭了,我听着脑壳痛。”陆森无奈地走进院子里,然后在椅摇处坐下,问道:“昨夜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黑柱使劲摇头:“没有。昨日几位军爷护送我回来,然后拿着些绿菜就走了。那两个泼皮也在傍晚的时候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没有睡觉?”

    “睡了。”黑柱撒谎道。

    陆森自然不会信,这两人眼圈发黑,想来昨夜应该一直在院子里等自己。

    这两人,都是孤苦出身,极没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昨夜陆森一夜未归,两人感觉就像天塌了似的。

    即生怕陆森在外面出事,又生怕陆森不要他们两人了。

    越想越惶恐,根本睡不着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完全没有想到,即使陆森没有回来,他们两人待在这院子里,也可以衣食无忧,安全之极。

    只是一种本能的惯性,使得他们根本没有自己当家作主的想法。

    陆森看着他们心慌未定的模样,轻轻叹了口气,说道:“熬些粥给我吃,多放些绿菜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黑柱抹了抹眼睛,去干活了。

    而小林檎也拿起小水桶,去给菜田浇水松土。

    院子再一次恢复了往日的节奏。

    很快绿菜粥熬好,三人呼哧呼哧喝着热粥。

    得益于家园蔬菜增加生命值的效果,即使黑柱和林檎昨晚没有睡觉,喝完粥后也感觉精神许多。

    陆森拍拍肚子,坐在院子里消食。

    同时察看了一下自己的人物界面,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昨夜他杀了人,但经过一晚,自己的人物经验依然只是多了一点,说明这里和游戏不一样,杀人是拿不到经验值的。

    他闭眼休息了会,便起身,去院子东角那里,打开蜂箱,刮些蜂蜜出来,装了小半罐子,再用软木塞好,放入系统背包中。

    然后他向院子招呼道:“黑柱,随我去趟城里,林檎依然守家。”

    小林檎正在给菜田松土呢,闻言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黑柱从木楼里走出来,昨天他鼻清脸肿,刚才吃了不少的绿菜,看着好了许多:“郎君,要不要再挑些绿菜去城里卖。”

    “不卖了。”陆森摇摇头:“家里的绿菜给外人吃,感觉有些浪费。现在我们其实已经不太缺钱。”

    黑柱本觉得有些可惜的,但听到这话,立刻想到了,郎君这黑土里种出来的可都是仙菜,吃着比人参还补。

    给外人吃确实浪费。

    “可留在地里等过了菜期,也是浪费啊,郎君。”黑柱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,这菜田只要你不割,种的菜永远不会过期。”陆森笑了笑,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黑柱立刻跑上,虽然陆森说的话他听得不太懂,但郎君说了不过菜期,那自然不会过菜期。

    陆森打开木栅栏门,便看丁家兄弟又跪在外边了。

    在经过他们身旁的时候,丁兆兰突然出声说道:“郎君,如若有事情需要做,又怕脏了手,可以交给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丁兆兰很聪明,他昨晚看着黑柱鼻清脸肿,还被人护送回来,便明白陆森肯定遇到事情了。

    只是陆森理都没有理他,就从旁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你爱跪就跪,干我何事。

    见陆森不与自己搭话,丁兆兰表情也没有变,他继续赤身背着荆条,跪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约两柱香后,陆森和黑柱再次进到城里。

    为了快点去到暖玉阁,他们抄了近路。

    在经过一段小巷的时候,便遇到了些小麻烦。

    前头两个乞丐抬着一个大麻袋过来。

    麻袋里面有唔唔唔的闷叫声,同时麻袋在不停地扭动鼓动,明显是有人在里面挣扎。

    两个乞丐还在兴高采烈地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罗黑狗死了,他的位置就空下来了。张老大喜欢美色,只要把这小娘子送给他,说不定能分点罗黑狗的地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袋里的小娘门长得可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“贵人家的女儿,那是自然……前面挡路的朋友,能让让路吗?”

    挡在这两个乞丐面前的,自然就是陆森了。

    他个人是不想多事的,但看到有人被无忧洞的乞丐绑走,出于良心的底线,他决定帮上一帮。

    他扔出一幅木甲:“黑柱,你穿上。”

    黑柱立刻把木甲套在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又见面了。”陆森看着走在最前面的乞丐,笑道:“我记得,你好像是叫李堂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!”最前面的乞丐看着陆森,兴奋的表情渐渐变得冷漠:“少年郎,你似乎很想见我?”

    这个乞丐便是陆森在流民街中见过的李堂主。

    黑柱看到他,露出愤恨的表情。

    此时小巷中有人进来,但一看有人在里边对峙,立刻就退走了。

    麻袋里的挣扎更剧烈了,叫声也更大声。

    似乎是听到了陆森在说话,拼命求救。

    “不想见你。”陆森的视线落在麻袋上一小会,然后两根金色的木棍从袖口里滑出来,他将一根扔给黑柱,然后自己抓着根木棍,缓缓向前:“更不想和你废话。”

    李堂主退后两步,松开麻袋。

    咚地一声,麻袋前半段落地,里面又唔唔唔痛呼了声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这人了,你可以放我走吗?”李堂主缓缓后退。

    陆森没有说话,只是拿着长长的木棍继续走向前。

    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李堂主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突然间,李堂主不退了,他伸手放在自己的衣衫里,同时狞笑着扑上前来。

    两人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李堂主双手握持着尖锐的短匕捅在陆森的胸口。

    叮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李堂主看着匕首尖顶住陆森的衣服不得寸进,呆住了。

    金色木棍迟了大约半秒,重重挥下,砸在李堂主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嗵一声闷响,李堂主缓缓后退,他的额头一片鲜血如雨水直流。

    黑红色的脸庞很快就被血污淹没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刺不进……”

    退了两步后,他晃晃脑袋,眼前一片迷糊的红色,什么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后边的那个乞丐见李堂主受伤,尖叫一声,从身后拎着个小木锤就冲了上来,直扑陆森。

    黑柱大叫着‘休伤我家郎君’就勇敢扑了上去,抱住对方,遂扭打成一团。

    陆森脸上表情很平静,他再走前两步,继续一棍重重挥下。

    又是咚地一声砸在李堂主的脑袋顶上。

    人的脑袋永远都是要害,连挨了两记重棍,李堂主全身抖了一会,然后眼白一翻,重重摔落在地上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不远处,另一个乞丐用木锤先砸了黑柱两下,结果黑柱没有任何疼痛反应,反而两拳就把对方打翻,然后骑在对方身上使劲殴打。

    打了十几拳,那个乞丐也没有声息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晕了还是死了。

    地上的麻袋在不停地扭动和翻滚,还唔唔唔地叫着更急了。

    陆森捡了李堂主手上的短刃,蹲在麻袋前说道:“人我已经打倒了,现在就把你救出来,我现在就把麻袋割开,但你别乱动,否则容易误伤到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麻袋的扭动立刻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陆森用短刃将麻袋割开,有个束手缚脚,嘴上还塞着布条的豆蔻少女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少女穿着宽大的丝质青绿裳儿,额前有刘海,头发又长又黑。

    陆森先拨掉她口中的布条,再把她双手和腿上的束缚挑断了。

    在这过程中,少女一直用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陆森。

    等可以自由行动后,她立刻跳了起来,没跟陆森感谢,而是跑到一旁,猛踹李堂主裆部三脚。

    每喘一脚,李堂主全身的肌肉都会抖一小会。

    估计李堂主就算能活下来,也不能当男人了。

    陆森打量着对方。

    这少女脸型并不算漂亮,比不上杨金花,但皮肤很好。

    而且她还有特别过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出完气后,她来到陆森面前,用开心和期待的笑容说道:“多谢小郎的救命之恩,送我回家可好,我怕又遇见歹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