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中文网 > 这个北宋有点怪最新章节列表 > 003 家园系统
    黑柱的哭诉,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毕竟这里太过于热闹了,游人和商贩的声音,完全盖住了他的哭声。

    陆森把手从桥栏杆上收回来。

    没有继续敲击,那些扭曲的白色蜘蛛丝纹痕,缓缓回缩,大约在十秒内消失地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哭哭啼啼地多难看。”陆森把黑柱拉了起来,说道:“我没有想着毁桥杀人,就是不小心用力了些。”

    黑柱松了口气,抹去眼泪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真吓死他了。

    自家郎君是有大神通的人,要是真起了杀心,估计能杀个尸横遍野,然后还能在官府的追击下飘然远遁。

    只是街上那么多游人,妇孺老少,真出事那可就是人间惨剧了。

    黑柱虽然没有读过书,也没有人教他大道理,但人不该随意死掉这点,他还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陆森重新给黑柱买了个油葱大饼,两人吃着饼下了大桥。

    刚才那些突然出现的白色蛛丝纹痕,确实有不少人看到,也造成了一定的小骚动,但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。

    反而是这些白色纹痕消失得太快,很多人都以为自己眼花了。

    下了虹桥,顺着街道走到人少了些的巷角里。

    这里视野很好,陆森一边咀嚼着难吃的大饼,一边看着远处的天空,那里有巍峨的金色琉璃瓦宫殿,比整座城市所有的建筑都高出许多。

    那应该就是皇宫了。

    北宋啊……陆森在心里感叹了声,然后问道:“黑柱,现任官家名讳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官家名祯。”黑柱说话的时候,露出发自内心的崇拜和敬仰。

    赵祯,宋仁宗。

    那现在就是北宋最好的时代了。陆森心里点点头,然后又扭头问道:“黑柱,在城里买宅子需要户籍或者路引吗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是要的。”黑柱无奈地说道:“没有汴京城的户籍,或者外地人没有去开封府报备就想在城里买卖宅子,后果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听到‘开封府’这词,陆森心里微微一动:“现在开封府尹可是包龙图包大人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半年前才上任。”黑柱笑道:“包大人可是爱民如子的好官。”

    陆森忍不住啧了声。如果是开封府现在是其它人在任职,自己凑上去一顿骚操作,利用金手指的能力装神弄鬼,有极大的机率成为座上宾,想拿到户籍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那位传说中的包大人,可就不好胡弄了。

    没有户籍就不能买房,自己有钱也没有地方花,还没有地方住……况且自己来历不明,直接就在汴京城里立足的话,似乎也不太稳妥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自己金手指的能力,在‘树’和‘石头’多的地方才更好起步。

    他考虑了一会,问道:“黑柱,既然城里没法买宅子,那么我在城外自己起宅子住,有没有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。”黑柱摇头:“很多北边来的灾民,贴着外墙起泥房,官家也没有管。只是那些地方脏乱得很,而且也不太安全,不太适合郎君落脚。”

    “城外有没有树多,并且比较清静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黑柱立刻答道:“在城西那边,有座矮山,是天波杨府的地儿,还立着他们的宗祠。同时那座矮山上还有条官道,西南那边来的人,就得经过那地儿。而天波杨府的祖祠,也成了那些西南方客人赶不上入城时间,夜晚暂时落脚的地方。杨府对此也乐见其成,只要不故意打砸上面供奉的灵位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在别人家的祖祠过夜,不怕忌晦?”

    “郎君真会开玩笑,杨氏一门忠烈,个顶个都是好汉,浩气长存,怎么可能忌晦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你说的矮山吧。”陆森又考虑了会,问道:“城里有没有卖煤……哦,现在叫石碳的地儿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有。”

    “带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于是在黑柱的引路下,陆森花十两银子买了大量的煤……堆得跟小山似的,然后在店主惊讶的目光中,吸进了自己的系统背包里。

    此时系统背包的第二个格子里,显示着有7000多单位的煤。

    接着陆森还花钱买了些熟悉放入系统背包中,便让黑柱带着他出城。

    出城时也发生了个小插曲,某个守城门的卫兵看着陆森穿着古怪,想过来问话,结果被后面一名老兵推搡了回去,然后还隔着数米的距离,不安地向陆森弯腰点头赔笑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陆森不愿意这么快脱下衬衫的理由。

    如果换上这个时代的常服,又是一头短发,不被这些士兵们拦下才怪。

    出了城门口,两人便发现外边挂着长长的人流。

    其中还混着不少的色目人。

    汴京城作为这个时代,整个世界居住人口最多,最繁华的巨型城市,是所有人眼中的天国之城。

    作生意的,想在这里定居的,多得像是天上的繁星一样。

    而陆森的出现,也让不少正在排队入城的人吓了一跳,这个时代,头骨这玩意对人的威吓力,是不分华夷的。

    好在很快,陆森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没有影响到入城‘长龙’的秩序。

    在官道上走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,然后再往右转,道路的两边都是水田,青青的稻秧散发着一种微甜的青味气。

    很是舒服。

    陆森小时候在农村长大的,也插过秧,所以对这样的味道很熟悉,也很是喜欢。

    他走了一阵,然后发现,这些秧种得有些疏,间隔有些远,便问道:“黑柱,一般来说,这一亩水田能产多少粮食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年成好的时候,能有三石。”黑柱看着这些水田,极是羡慕,虽然是乞丐,但他也想有一块属于自己的水田:“年成不好的时候,估计一石都顶天了。”

    北宋一石大约是100斤左右,也就是说,这里的水稻亩产最高是300斤左右。

    好少……陆森微微摇头。他小时候插田,随随便便一亩田种下来,也不需要多精心打量,都是上千斤起步的。如果用了最新的杂交种子,又精心打理施肥,两千斤一亩的产量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有这么大的产量,粮种优化是一个原因,但最重要的是……化肥的出现。

    没有化肥,土地的肥力不够,粮食自然产得少,也得插种得疏远些,否则秧苗互相之间会抢肥。

    不像陆森小时候,稻秧种得都挺密实的。

    两人顺着官道,来到一座矮山的山脚下。

    山体绿荫葱葱。

    上面偶尔会有游人顺路下来,见到陆森又犹豫不前,甚至躲到一边。

    直到陆森从他们旁边经过后,这些人才敢出来继续前行,而且有点惊恐逃跑的味道。

    两人爬上半山腰。

    黑柱表情如常,而陆森已经有点气喘吁吁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自己系统界而中,只余一半的黄色体力条,无奈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LV0级的人物属性,实在太低。

    只是直到现在,他都没有发现,自己该如何升级。

    不过他才获得金手指不到一天的时间,以后有大把时间可以慢慢研究。

    两人前边是一间大大的宅子,灰瓦青砖。

    三米高,两米宽的月拱门入口处,上面墙体内镶着块光滑的灰色大理石,写着‘杨家祠’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笔锋弯转如钩,看着颇有气势。

    而月拱门外,一左一右放立着两只已经布满了青苔的黑色大石狮子。

    各踩着一个白色石球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大户人家的祖祠啊,这气派。”陆森站在石狮子前,180CM的身高,还不够石狮子一半。

    “杨府已经不算大户人家。”黑柱在旁边颇是可惜地说道:“现在杨府里只余下三个妇人,一个独子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进入这祠堂中,穿过三门,来到享堂前。

    享堂很大,内壁上挂着许多灵位,陆森一一看下来,发现最新的灵牌上写着‘杨氏宗保’四个字。

    灵位下来就是祭台,上面不但有着些许野果野菜,甚至还有数支尚余袅袅青烟的黄香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在杨家祠中留宿的人供奉的。”黑柱解释道:“毕竟借住别人的地方,给点香火应该。”

    陆森有些好奇:“黑柱你对这些事很了解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三年多前曾被无忧洞的乞丐们打伤赶出城,在这里住了一年半左右。”黑柱脸带感激地说道:“一年半的时间里,小人就住在此地,靠食野果,还有去城北边的烂泥巷里捡垃圾吃,勉强过活。杨家的人来上香,供奉祖先亲人,见到我也不会驱赶,反而还于了我些吃食,都是大好人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“郎君,你先坐下休息会,我去给你弄张草床。”

    说着黑柱就到旁边,抱起角落里那里放置着的干草。

    这些干草是给行人落脚时临时当地铺用的。

    陆森摆摆手:“不用,待会我自有床可睡。”

    黑柱愣了下,然后想到什么,便把干草放回原处。

    休息了会,陆森看到体力条满了,便起身,说道:“黑柱,我们去远点的地方伐树。”

    黑柱立刻跟上,两人沿着官道到了山的侧面。

    这里的树木极多,还又高又大。

    山林间有虫鸣鸟叫,还有山风咻咻,清幽中带着三分凉意,极是舒服。

    陆森从系统背包中取出一单位的木块,在他的意念之下,这木块分成四根长短大小完全相同的木棍。

    接着两条木棍又融合在一起,化成两把木斧子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黑柱虽然早有心理准备,但还是忍不住抹了抹眼睛。

    陆森看着手上的器具,他的视野中显示着这样的词缀‘木斧LV0,耐久10。’

    他将一把扔给黑柱,自己拎着斧头走到一棵大树前,一斧子下去。

    笃!

    大树毫发无伤,但树干上却多了些许白色的蛛丝纹痕。

    陆森继续用力挥砍,第五下后,大树表面遍面白色纹痕,接着一团微然的金光闪烁,整棵大树化成三十多个木质方块跌落下来。

    再挥挥手,三十多单位的木质方块被收进系统背包中。

    木斧子伐树,只要五下即可。

    比起用手撸十下才能伐倒树木,节省了50%的次数和时间,更重要的是……手不用痛了。

    罗兰再盯着木斧子,此时上面显示,耐久已经变成9了。

    伐一棵树,就少一点耐久吗?

    接着陆森对着旁边说道:“黑柱,你也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郎君,我也可以用这等神物吗?”黑柱显得很是兴奋,从陆森砍完一棵树后,他在旁边看完,就蠢蠢欲动了。

    手上有斧头,总想砍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当然,本就是让你来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郎君。”

    黑柱持斧而上,像是打了鸡血一样,不停地伐着树木,他的砍伐的速度可比陆森快得多了。

    陆森就在旁边,看着黑柱手中斧子的耐度一点点降低。

    然后果然在黑柱砍完第十棵树的时候,木斧子毫无征兆地碎成了一地的木渣子。

    他露出惊恐的神色:“郎君,我……我。”

    他以为是自己把斧子给弄坏了。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会坏的,接着。”陆森把自己手中的木斧子扔过去: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自己又做出了两把木斧子,也参与到了伐木的大业之中去。

    木斧子耐久没有了,便立刻做新的出来,继续干活。

    伐木有种奇特的魔力,两人都已经沉迷进去。

    直到傍晚,山林中已经微暗,快看不清路的时候,陆森才停止了作业。

    他看着系统背包中3000多单位的木块,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再用三十单位的木块分离出根120木棍放在系统背包中,取出一根木棍与一单位的煤结合。

    散发着金黄色火焰的火把,出现在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明亮的火光驱散了周围的黑暗,此时黑柱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陆森举着火把,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:“五点耐久,是五个小时,还是五个时辰?”

    两人回到杨家祠时,天色已经漆黑。

    黑暗中的宅院,显得阴森恐怖,远远看着,仿佛欲张嘴食人的怪兽。

    但有了火把的亮光后,这里的所有的阴森和寒意都消失地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火把很亮,光线所及之处,几乎和白昼一样。

    陆森把火把往墙上一挂,然后从系统背包中取出一份馒头,交于黑柱……馒头还是热的,就像是刚出笼一样。

    黑柱没有吃,他在等陆森先吃,然后他才能吃,这是规矩。

    而陆森又变成了二十四块淡金色的木栅栏,在享堂的角落里,用这些木栅栏围成一个6X6的方型格间。

    接着他对黑柱说道:“你翻进去试试?”

    虽然不明白自家郎君在做什么,但黑柱还是照做了。

    木栅栏不高,顶多到黑柱的腰部,只要跨一下就能翻进去。

    然而黑柱刚抬起右腿,想先把一只腿放进去,结果栅栏突然冒出一片透明的波动,黑柱像是被什么东西推了下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差点摔跤。

    “郎君,这是……”黑柱咽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“家园系统果然有用。”

    陆森有些兴奋,他跨进木栅栏的格间中,然后两张简易木床出现在里面。

    接着陆森对黑柱招手:“进来吧,这是今晚我们睡觉的地方……别怕,我已经给你访问权限了。”

    黑柱有些茫然……自己这是有住的地方了,有床可以睡了?

    还有吃的!

    他拿着手上还热着的馒头,心中一酸,差点流泪。

    而在山顶上,一支从西蜀之地而来的商队,举着微弱光亮的火把行走在官道上。

    今晚乌云密布,没有月色,不利行路。

    领头的汉子突然叫道:“我已经看到半山腰的杨家祠了,享堂的位置那里很明亮,想必已经有很多江湖朋友落脚了,我们快点,否则可能没有睡觉的地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