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中文网 > 神相鬼医 > 第2460章 不见棺材不落泪
    第2460章 不见棺材不落泪   

    另外,两人的身上散发着巫气,道行在第二境第一段,不过,张凡和贺安谁都没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一丝真气的存在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张凡回想起那两个朝他们攻击而来的铁棍,上面的力量虽然相当于第二境第一段,但其上也是没有丝毫真气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巴克斯……”就在这时,那个身材稍胖人花脸人的一句话中饱含了这样三个字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三个字张凡和贺安是熟悉的,两人都是一怔,贺安别过头去看了一眼贺安道:“他们应该就是巴克斯吧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应该是,没想到他们修炼的是巫气。”

    张凡道,“也是……有人把萨满称作巫师,他们又跟萨满类似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看两人无动于衷,那个身材微胖的花脸人又急又怒的指了指山后,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威胁的味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山后还在不断传出擂鼓和号角的声音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张凡看了两个花脸人一眼,对贺安道:“你把他们两个看好,我去后山看看他们在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恩,小心。”

    贺安叮嘱了一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张凡纵身一跃,上了山,找个一个合适的位置,观察后山的情况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同样是在半山腰左右的位置,有一块像是刀斧劈削出来的平地,那里站满了秘密麻麻的人,有近三十个左右跟花脸人有着同样的装束和造型,其中一个坐在高台的青铜宝座上,颇具威严,其余的分成四排,站在高台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高台之下,清一色的正装,都虔诚的跪在地面上,嘴里念叨着什么,这群人两侧则是身着红衣的众多鼓手和号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张凡的眉头一蹙,略作思索之后,便下了山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见到张凡下来,贺安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张凡直接掏出手机,把拍下来的照片递给了贺安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他们这是在举行什么仪式?”

    贺安下意识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张凡摇了摇头,然后继续道,“这两个巴克斯这么轻松的就摸了过来,他们一定看到过这里的洞口,或许从他们两个身上能够找到一些线索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张凡扫了地面上那两个花脸人一眼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恩,有道理,可问题是,他们说话,咱们听不懂啊。”

    贺安有些苦恼的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咱们就是听得懂也得立刻离开这,不见这俩家伙回去,一会儿很可能就有人追过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看距离这里三个小时车程的位置有一个县城,咱们去县城,县城距离哈萨克国不远,应该有会说哈萨克语的。”

    张凡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成,那咱们现在就出发去那个县城。”

    贺安赞同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,欧阳老头拎着两根铁棍来到张凡和贺安跟前,其实,那并非铁棍,而是金属制成的蛇头拐杖,高台上除了坐在青铜座位上那个人之外,其余人的手中也都拿着一根蛇头拐杖。

    

    随后,三人带着两个巴克斯下了山,两人挣扎的十分强烈,但奈何技不如人,没有起到半点作用,两人就像小鸡子一样被封住了经脉,带下了山,扔在了后备箱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抵达县城之后,三人并未找宾馆,而是找了一间小区里颇为豪华的民宿,三室一厅,一天一千,比酒店的套房要便宜很多。

    

    之所以找民宿,是因为这里没有太多的人进进出出,这两个巴克斯又没有身份证明,不好往酒店里带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张凡把两个巴克斯放在了沙发上,到现在为止,两人的嘴没停下来过,一直在表达他们的愤怒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张先生,之前我来过这个县城一次,对这个县城还算熟,我负责去找那个会哈萨克语的人。”

    贺安主动开口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行,今天太晚了,吃点饭,休息一晚上,明天一早你再去。”

    张凡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张凡随手拿起手机点了外卖,张凡并未给那两个巴克斯吃饭,原因很简单,两人的态度一直很硬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是强硬吗?

    那就饿着!看着张凡三人吃饭,两个巴克斯时不时会砸吧一下嘴,咽一口唾沫,但张凡三人对此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九点,贺安便带来了一个二十多岁,会哈萨克语的小姑娘,小姑娘典型的异域模样,但模样身材都是非常不错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贺安当初来此,是为当地的一个富豪除身上的邪祟的,这富豪在本地还是有些能量的,贺安早晨就去找了这个富豪,想跟其打听一下会哈萨克语的人,没想到,富豪的女儿就会哈萨克语,也就是面前这姑娘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张凡和姑娘相互认识了一下,便直入正题,把姑娘带到了那两个花脸面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样的场景对姑娘来说是很少见的,基本是没有见过,所以,她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恐惧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别害怕,他们现在跟废人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贺安安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姑娘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他们在叽里呱啦的说什么?”

    贺安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他们……”姑娘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怎么了?

    有什么话就说,没事……”贺安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他们在骂你们,而且,骂的很难听。”

    姑娘脸色有些难看的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张凡,把姑娘的话听的清清楚楚,张凡不动声色的走到了两个巴克斯面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扬起手来,“啪啪啪啪啪……”,一人脸上五个大嘴巴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大嘴巴把两人扇的脸颊胀红,晕头转向,嘴角流出了大量的鲜血。

    

    姑娘被张凡这行为举止给惊到了,下意识舔了舔嘴唇,脑海中闪过了三个字,狠人啊!   

    两个巴克斯从头晕目眩中恢复过来之后,看向张凡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恐惧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,张凡突然一扬手,两个刚刚还在口吐芬芳的下意识缩了缩脑袋,连个屁都不敢放,恐惧更胜,不过,张凡的手并未落下,两人是典型的不见棺材不落泪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先问他两个问题,他们是什么人?

    他们在后山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凡对姑娘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姑娘点头,然后把张凡说的话,用哈萨克语翻译给了两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听到姑娘的话,两个巴克斯相互对视了一眼,但一时间没有人开口回答张凡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