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中文网 > 星际小人鱼揣崽跑路了 > 第235章曝光鲛人身份
    华生还没把“日月双珠”这词搜索归纳出的意思全部总结完毕。

    东方境和言绯的脸上,同时出现茫然与震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东方境最先将华生关掉。

    他抿唇,面无表情的盯着桌面。

    言绯:……尴尬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“日月双珠”这么光辉磊落的褒义词竟然会涉及到开车事件。

    虽然八卦力十足,特别想深挖一下这四个字背后的那些不能言说的故事,但求生欲也很足。

    她弱弱道:“我,我不知道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她不说还好,这么一说,东方境周身那种肃杀感更重。

    但马上,他抬头,朝她笑:“和你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话落,又问言绯:“座位不舒服?”

    日月双珠四字令言绯有点坐如针毡,主要是东方境身上的气息有点可怖。

    她闻言,下意识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东方境:“过来,坐这里。”

    完全是命令式的语气。

    言绯:??

    他旁边的位置吗?

    她起身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坐下,就被他拉着坐他怀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言绯一觉醒来时,是在王宫中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,盯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下一刻起身,快步到隔壁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小彩鲛在隔壁房间中的水池里睡觉。

    这房间原本是言绯当小鲛鱼时候的地盘。

    现在被小彩鲛霸占。

    在一个美丽的彩色蚌壳中一直熟睡的小彩鲛像是感应到言绯的靠近,迷糊地睁眼,用小小的双手揉了揉眼睛,然后甩着尾巴欢快地朝水面游去。

    一双眼睛亮灿灿地瞅着言绯。

    “啾!”

    言绯坐在池水旁,微微垂头,盯着水面上不停扑腾水花、看起来很是傻气的小彩鲛。

    小彩鲛仰起小脑袋,开心的朝她叫:“啾啾啾!”

    麻麻麻麻

    言绯也不回应,她长长的睫毛垂落,脸上没有一点表情。

    之前在星空海餐厅与东方境的双修,不仅令她将晋级后的境界彻底稳固,也让她的思绪比之前几天要清明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可以清晰无比的听到识海中那些七彩星云们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伸手。

    手指还没碰触到水面。

    小彩鲛一跃而起,跳进她手心里,双手抱着她的一根手指使劲蹭蹭。

    言绯一直在盯着它看。

    小家伙大约是很久没见她了,一脸的激动雀跃。

    小尾巴更是甩的啪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“啾啾啾!”

    言绯用鲛人的声音问它:“能听懂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小彩鲛继续开心的朝她“啾啾啾”的叫唤。

    言绯:……

    人类孕育一个小生命需要十个月。

    不过鲛人孕育小生命的时间比较短,一般都在两个月左右。

    但这个星际的鲛人们,孕育的小崽崽都是卵生,而不是蛋生。

    且这颗小蛋从孕育到出生,远不到两个月时间。

    或许,连两天时间都不到。

    言绯将自己在蔚蓝星球发生的是件一一串联起来。

    觉得小彩鲛“异变”成彩色,包括蛋生这个问题,应该都和那团七彩星云劈她有关系。

    她前两天脑子被雷劈的不清不楚的,后遗症今天才彻底消除,这还是在有东方境双修帮助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小彩鲛这么小,受创状况或许比她还要严重。

    言绯有点忧心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东方境的种子这么强大,竟然可以在她这种鲛人身上也能生根发芽。

    更没有想到有那么一天,她面前会出现一个血脉相连的女儿。

    而且差点把女儿煮的吃掉。

    想想就挺惭愧。

    她还没不知道怎么当好一个妈妈呢,就已经成了一个妈妈。

    言绯把小彩鲛放回水池后,联系李管家,去了一号研究院。

    李管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去一号研究院,不过王说过要把她当做女主人。

    所以他对言绯的行程没有提出任何异议。

    康老院长对绯绯小公主挺熟。

    但对言绯这个王的女人一点都不熟。

    他这两天沉迷观察鲛鱼,没工夫搭理什么不相干的女人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还是王的女人。

    听到助理说王的女人要见他,还在观察鲛鱼数据的他头也不抬:“不见不见,你和她说我已经下班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院长,她不是要见您,她是要来查看这些鲛鱼。”

    “鲛鱼那么珍贵,是她想看就看的?也不怕这些鲛鱼跳起来把她咬死啊……”

    康老院长的话还没说完,言绯推开门走了进来:“这些不叫鲛鱼,他们是鲛人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清越,特别好听,康老院长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,还是那种会让他产生好感的熟悉。

    他抬头望向来人。

    言绯问他:“鲛人的状况怎么样了?他们有吸收混元珠吗?”

    康老院长有点疑惑地瞧了眼站在言绯身后的李管家。

    李管家是陛下的左右手,可以说,李管家代表的就是陛下。

    康老院长搞不懂李管家为什么要带一个女人来这里。

    但身体很诚实的回应言绯:“吸收的不快,不过总算可以吸收了。”

    言绯点点头,径直朝鲛人们的两个水池位置走去。

    康老院长:“哎哎,这地方你不能进去,鲛人性情残暴,尤其最近情绪很不好,你最好别靠近……”

    可言绯头也不回。

    康老院长望向李管家。

    李管家:“王说见她犹如见王。”

    康老院长:……

    他伟大的王什么时候被一个女人迷惑的没了心智?

    果然,女人就是最可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言绯走到水池外,皱眉看着里面的那些鲛人们。

    鲛人们不同她能够静下心来修炼,所以一个个的进度小的可怜。

    而且这地方,不太适合鲛人修炼。

    得把这些鲛人们都转移到蔚蓝星球。

    蔚蓝星球如今灵气浓郁充沛,最适合修炼。

    言绯用鲛语和这些鲛人们交流了一会,蜜糖加棍棒双管齐下督促他们好好修炼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没有回王宫,而是去了太古家。

    太古家至今还是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那台被伪装过的舰船里装了无数的炮弹与火药。

    别说轰掉一个太古家,如果言绯没有把舰船踹的原地爆炸,那些炮弹能把首都星也轰成渣。

    不过首都星的防护严密,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被袭击成功。

    李管家站在她身后,他总觉的晚上出门的哑女突然间像是变了个人。

    不管是周身那种生人勿近的气势,还是面上的平静表情,都和从前有些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废墟的另外一侧有两个黑影。

    言绯扫到他们的时候,目光滞了滞,然后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是太古一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太古旸。

    见到言绯,太古一的表情有点不太自然。

    他是被送回家后照镜子才发觉自己的脸成了个什么可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虽然经过治疗,脸现在已经恢复原样。

    可看到言绯,他就会想到自己顶着那么一张脸在言绯面前晃悠了那么久。

    想找地洞躲起来。

    言绯朝太古旸颔首打招呼:“太古先生。”

    太古旸抬眼,盯着她:“久仰大名。”

    虽然星网上的八卦里,太古旸是个热情似火的小太阳,不过如今坐在轮椅上的他是真看不出一点小太阳的属性。

    他虽然看起来温和,但眉眼间的阴郁以及与四周格格不入的孤傲使得他更像是那个月亮。

    言绯没想到他这么回答,客气道:“我就是个小人物。”

    她望向太古一:“学长,你们晚上有住的地儿吗?”

    太古一:“太古家族名下还有其他产业,有住的第二,我和我哥就是出来散散步。”

    并不是无处可去。

    言绯这才松了口气,她问太古一:“你还记得咱们吃饭后发生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太古一摇头:“依旧想不起。”

    言绯只得望向太古旸:“太古先生,您当时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太古旸:“在玩游戏,星网最近出现一个养成类游戏,挺好玩。”

    言绯:……万万没想到太古旸的回应会这么的接地气。

    她垂头望着太古旸腿上盖着的毛毯,“太古先生说游戏挺好玩,那应该是真的好玩,改天我也去玩玩。”

    “是男生玩的。”一旁的太古一局促地说:“不适合你玩。”

    少女养成游戏。

    不仅不适合少女玩,而且游戏色彩太过鲜黄,不适合少女们碰触。

    连太古一都有些羞于打开这种游戏。

    言绯点头:“好,那我不玩了。”

    太古一见她神情乖巧,局促紧张的心情莫名松快。

    他继续问:“你怎么来了这里?”

    言绯:“听说这里成了一片废墟,我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太古一:“不用担心,我和我哥一直觉得家里的建筑太落后,能重建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言绯:“嗯。”

    坐在轮椅上的太古旸在这时问:“你的琴技是谁教你的?”

    太古旸喜欢琴,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言绯也不觉得这问话突兀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以前有个师父,他教的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师父现在在哪里?我可以去拜访吗?”

    “恐怕不行。”言绯为难道:“我师父云游四海,连我也找不到他如今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太古旸有些遗憾地叹气:“那真是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言绯说:“你喜欢听琴声,下次可以喊我为你弹一曲。”

    太古旸闻言,难得露出一点笑意:“这样会不会麻烦到你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言绯望着他皎皎如月般的脸,说:“一点都不麻烦。”

    这么赏心悦目的兄弟两个,能为他们弹琴,也算是她的荣幸。

    告别了太古兄弟二人。

    言绯回到王宫时,天已经彻底黑了,东方境已经回来,正在客厅里站着在操控华生。

    看到言绯,立刻大步走到门口,替言绯将她身上的衣服脱下挂在衣架上。

    言绯踮起脚顺势亲了亲他的脸颊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东方境闻言目光暗了暗,没等她离开,按住她的后脑勺,将这个吻加深。

    言绯:……现在的东方境,精力有点旺盛。

    她小声抗议:“亲就亲,别,别摸腿。”

    东方境没有听取她的抗议。

    他将人抱起,坐在沙发上,玩弄着她的头发,说:“有件事情需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言绯:“嗯?”

    总觉得今天的东方境有点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难道东方境要坦白他和太古旸的事情了?

    言绯没等到下文,催促:“你说呀。”

    顺带拍开他有摸她腿的手。

    “别老这样子。”她嘟囔抱怨:“腿上都是青紫,穿裙子很容易看到。”

    东方境:“是疼了吗?现在手劲呢?”

    言绯:??

    算了,她忽略他的手,继续问:“到底什么事呀?”

    东方境:“今天星空上关于你的视频特别火爆,虽然是对方特意发出来的,不过也有我让人添柴加火。”

    言绯:“啊原来是你帮忙了啊,真好,要不是你帮忙,我肯定不会这么火。”

    东方境:“绯绯,他们这样做有目的。”

    言绯:“嗯?”

    她其实在思绪清明后,已经猜到了这个所谓的目的,只是很想听东方境说出来。

    东方境对上她纯净的眼眸,喉头滚了滚。

    抓着她的发梢轻拂她的眼睛,令她痒的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“绯绯。”他声音轻柔地继续说:“他们想要在全网公布你是鲛人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装作不知道她是他的绯绯小公主,帮她一起隐瞒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但这不是长久之计。

    他等啊等,总是等不到她主动来说。

    正好这个契机,他主动说出来,观察她的反应。

    言绯:“他们是怎么猜到我是鲛人的呢?”

    她疑惑:“就连你都猜不到,他们怎么猜到的?”

    东方境:……这听起来不像是夸奖。

    他好涩,之前为什么就没猜到!

    她反应这么平静,令东方境在涩然之余,有点小失落。

    看样子她也没打算过在他面前隐瞒,是他自己一直没能猜出来!

    “因为你的声音。”东方境:“他们研究的是鲛人,对鲛人的声音特殊性想必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言绯点点头:“你希望我是鲛人的事情被全网曝光吗?”

    东方境:“我希望这事情由你决定,如果你不想被曝光自己的鲛人身份,我会让这事情无法在星网出现。”

    言绯仰头,望着他。

    她唇红齿白,眸光清澈而又透亮。

    “东方境。”她娇娇的声音慢腾腾说:“你手劲又太大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