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中文网 > 重捡文明 > 第一百一十七章 犹如白狐
    “你喜欢就养着吧。”柳文风也没再意。

    “对了洛烟,明天我们有个行动,到铜牛岛……到时,你不要参加战斗,负责跟踪就行。一定要找到‘海上飘’的老巢。”柳文风交待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现在已经恢复到镇百万中期了,不会给他们发现的。”洛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晚上咱们去后山补充点血,记住,别咬死了。听说有个神秘存在,要小心。”柳文风交待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啊,我好饿的。”洛烟差点要流口水了,对于血族来说,什么都没有鲜血可口,怀里的猫儿居然喵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曹同又来了,带着柳文风出衙门而去。

    “我那朋友叫‘王青雄’,是飞来客的主人。”在马车里,曹同说道。

    “飞来客,他们做什么的?”柳文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做,比如,珍宝古玩等,乱七八糟的。

    不过,王家在海州城也是大家族,这两百年下来也赚了不少银子。

    王青雄此人喜欢结交朋友,这海州台面上好些人他都认识。

    跟这种人打交待,好处不少。

    比如,好些咱们不知道的事,他都知道。

    巡天衙门要办事,就得多布眼线,广收消息。”曹同笑道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受伤的?”柳文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,是他一个朋友的女儿。

    前次到他家里来玩,在路上受的伤。

    王青雄找到了我,本来是想凭我这屋关系请来柳则凯的,可哪料到柳则凯最近跟咱们衙门闹不和,连我面子也不给。

    其实,这事跟你还有关系。”曹同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柳则凯太看得起我了。”柳文风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他那个‘水潭’太小,容不下你这条大鱼。不理他,等你实力压过他的时候,他还有屁用。”曹同冷笑道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过后,马车停在了一处幽静所在。

    那里是一处半山坡,并不高,一块巨大的条石横梗在门楣上,上书——飞来阁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,还是手指头硬写出来的,相当的有气势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曹兄来了。”大概是听到了车轱辘的声音,从古旧的屋子里走出一个五十来岁老者。

    他戴着一顶绒草面生丝缨苍龙教子玉冠,剪裁的十分得体的石青色褂外罩着一件米黄色的葛纱袍。

    腰间束着汉白玉黄马尾丝带,略显花白的胡子梳理得一丝不乱。

    嘴角眼睑都有了细密的鱼鳞纹,只浓眉下一双瞳仁炯炯有神,黑的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一看就是个有故事,有城府的人。

    “让王兄久等了。”曹同拱了下手。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咱们巡天衙门的天才白银大人‘三公子’吧?青雄失敬了。”王青雄回应了曹同一声后又朝着柳文风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当,柳某俗人一个,王前辈过奖了。”柳文风拱手回礼。

    “柳三情性是真狂,抵触三公傲帝王。不怕旧交嗔僭越,唤他侯霸作君房。能写出如此霸气诗作的人会是一个俗人吗?“这时,一道银铃船的笑声从侧旁传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就是猛烈的咳嗽。

    柳文风侧头一瞄,发现有个女子在丫环扶持下脸朝花束。

    她身形苗条,长发披于背,用一根粉红色的丝带轻轻挽住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,鲜花一映更是灿然生光,只觉她身后似有烟霞轻拢,当真非尘世中人。

    待她转过身来,才见她方当韶龄。

    不过十五六岁左右,肌肤胜雪,娇美无匹,容色绝丽,不可逼视。

    蓝梦儿之美在于野性跟纯真,而她的美却是有着高贵跟典雅,以及极深的教养。

    “玉小姐,怎么出来了,外边风大,赶紧回屋。”王青雄一看,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出外透透气,里头太闷了。”玉小姐摇了摇头,在丫环扶持下轻轻斜靠在了院子里一把竹椅上。

    洁白的裙儿轻轻拂在竹椅,犹如一只白狐斜卧,好不优美。

    “不可,你伤太重,不能加重伤势。”王青雄皱眉赶紧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王兄,这位就是……”曹同看着王青雄。

    “没错,他就是我朋友的女儿,姓玉。”王青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王叔,我不回屋,我想看看天。”玉小姐脸倔强摇头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你这,如果有个长短,我可不好向老朋友交待。”王青雄貌似急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回屋吧,我给你看看。”柳文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我回屋也行,你得为我写一首诗。如果我满意就回屋,如果不满意,我也不让你看病,你哪里来的哪里回。”玉小姐狡诈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为难三公子吗?这诗也得看意境,哪能说有就有?玉小姐万万不可的,看病要紧。”王青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叔就别说了,我意已决。”玉小姐哼道,王青雄一脸尴尬,不过,不好意思再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修行生命术,不是需要生命元液吗?

    本来,你给我看病,我给你三十斤足够。

    不过,如果你能写出让我高兴的诗作,家父那边还有一件古物,估计跟生命树有关。”玉小姐眉儿一翘,貌似在挑衅。

    “带来了吗?”柳文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甜儿,叫‘乔丁’搬出来让三公子瞧瞧我讲的是否有假?”玉小姐貌似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柳某并没怀疑玉小姐所言会假,只不过,也得看看是否值我的‘诗’。”柳文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狂!搬出来。”玉小姐气了,声音大了,又猛烈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不久,在甜儿指挥下,一个黑衣男子提着个箱子出来了。

    柳文风心里一动,这叫乔丁的黑衣男子可不简单,功力居然比自己还要高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个玉家大有来头。

    打开外边的木箱,往内里一瞄,果然啊,是古物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玉小姐嘴角挂着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飞南飞北皆春水,但见群鸥日日来。花径不曾缘客扫,蓬门今始为君开!”柳文风手一伸,春秋笔出来,往院子里一块巨大的假山岩上挥笔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笑了笑,落款:三公子。

    “玉小姐,可千万别往‘歪处’想。”柳文风邪邪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啐!”玉小姐脸儿一红,“扶我进屋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箱子?”柳文风问。

    “你的了。”玉小姐哼道。

    “好个‘蓬门’今始为君开,你这写给一个女子,呵呵,妙妙妙。”曹同捋须,一脸暧昧大笑。

    蓬门,如果往歪里想就是女子的桃源之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