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中文网 > 开局继母要我给她儿子捐肾 > 第二百九十一章 证明自己的实力
    “工作室里没事,本来就打算今天跟你把工作室里需要采购的项目全部考察完毕的,现在已经进行到最关键的一步了,不能半途而废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陈冶还不知道王傲雪的意思,应该是这边采购的事情更重要一点,想着,陈冶还是点点头:

    “辛苦你了,那我们去下一个地点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王傲雪正要说好,没想到手里的电话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,仿佛是次数太多了,王傲雪平时最喜欢的手机铃声现在却变成了她最讨厌的声音,麻烦的要命。

    王傲雪刚刚舒展的眉毛瞬间又皱在一起,她拿着手机,接了怕又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,不接怕工作室里真的出事。

    陈冶看出了王傲雪脸上的为难之意,轻轻道:“接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王傲雪点头接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傲雪姐,这次,这次真的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王傲雪听员工拖拖拉拉的话,不由强势道:“有事快说,我招你来工作室里不是支支吾吾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张少爷的人,他们说他们买了咱们工作室里的衣服,那衣服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王傲雪听到电话里员工说的那位张少,几乎马上便猜出了张少就是张天翼,那个张天翼骄傲自大,仗着自己是张家的独子,居然欺负到服装工作室头上了!

    陈冶看出了王傲雪骤变的脸色,猜出了八成是什么不好的事情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王傲雪知道张天翼平时就对她有很强的独占欲,这次来工作室里闹事,肯定是张天翼想要针对陈冶,所以这次闹事不能告诉陈冶,只能她去解决。

    “傲雪,有什么事情,你要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陈冶转过身,看着王傲雪。

    王傲雪却还是摆摆手:

    “没事,你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说工作室的事情自己是应该都要告诉陈冶的,只不过,陈冶也是相信自己才把公司的事情都交给自己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要是连这一点小事都处理不好,那么,以后陈冶去其他城市发展业务,又如何能够放心地将这里的一切交给自己?

    说完,王傲雪直接转身,招了一辆街上出租车:

    “工作室里出了一些小事,我要回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临上车时,王傲雪看着陈冶:

    “陈冶,工作室里没有什么大事,只是需要我回去一趟,采购项目的监察情况很要紧,你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车疾驰而去,陈冶在原地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王傲雪经历了一小时的车程才到服装工作室,此时的工作室外已经聚集了一大批人,仔细一看,那些人里面全都是穿金带银的太太小姐,全都面色不悦的看着工作室门口的人。

    而工作室门口处正有几个人拿着几件衣服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你们这衣服一洗居然把颜色全都洗掉了,我穿了没一天,就已经开了好几个线头,这穿的衣服比穷人还不如!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穿了这的衣服浑身不舒服,全身都磨红了!这是什么服装工作室,我看就是模样好看吧!”

    那几个人的大喊大叫似乎很凑效,王傲雪走向前一看,才发现那几个太太小姐也全都发出了不满的话语。

    虽然那些太太小姐们都不满极了,但是王傲雪天生记忆力就很好。

    所以是不是常客她一看便知,那些太太小姐根本也不是工作室里的客人,甚至没有买过一件衣服,更别提呼喊的那几个人拿着的衣服了,根本就是仿制了她们工作室里的款式,但是料子完全是不一样的!

    张天翼真是恶心!前段时间服装工作室里就总是有小混混来要保护费,恐怕也是他唆使的。

    王傲雪越想越生气,想着就想拆穿那些喊叫人的阴谋,没成想还没往前走几步,旁边就过来一辆加长林肯,王傲雪正好认出那个林肯正是张天翼的车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张天翼从车上下来,旁边还有擦鞋匠凑过来,将他的鞋又仔仔细细的擦了一遍,张天翼的脸上透着不屑一顾,尤其是看到服装工作室的时候更用蔑视的眼光看着。

    “傲雪,没想到你现在竟然如此的堕落,就在这样的破烂工作室里面上班?”

    身边的下属凑过来,谄媚的笑:

    “是啊,这傲雪小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放着好好的豪门太太不做,偏要来这么个破烂工作室里当个小小的主管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怎么想的?当然是我根本就不想当什么豪门太太。”王傲雪走上前,用极为讽刺的眼光看着张天翼。

    张天翼一看是王傲雪,眼睛都亮了:“傲雪,你果然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王傲雪冷笑:“张总抬举我了,我这破烂工作室不是正被张总好好‘照顾’着吗,我当然要在这里看着,看我的破烂工作室怎么被人诬陷成破烂的!”

    张天翼意识到王傲雪话里的不对劲,没有细想,自以为温柔道:“傲雪,你这是说的什么话,我听说你工作室里出了问题,所以我是来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王傲雪看着张天翼那副嘴脸,隔夜饭都要吐出来,却不得不虚与委蛇,面上也没了表情:

    “张总说的破烂工作室我听得清清楚楚,既然您对我的工作室不屑一顾,那就请您别让人来找我们工作室里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我找麻烦?”张天翼一挑眉,看向身边的下属,示意道:我明明没有让那些人暴露是我派他们去的,为什么傲雪还是知道了?

    下属连连冒冷汗:这个……张总,我不知道啊!

    张天翼碍于王傲雪在场,没有当场跟下属计较,只能装作不是他。

    “傲雪!我怎么会毁你的工作室呢!你冤枉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冤枉?”王傲雪皱眉,看着眼前的张天翼是有什么脸说出这种话的,声音寒冷中带着讽刺:“只怕不是毁我的工作室,是毁陈冶的工作室吧。”

    张天翼一时间被拆穿了意图,便无话可说,只能继续那套说辞:“你不能冤枉我,我是来帮你的,你相信我啊,傲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