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中文网 > 奥术光辉,闪耀永恒 > 第三百二十四章 宿慧者
    “轰!~”

    浑身上下气血沸腾,身高几乎涨到两米五的巨大人影猛然一掌打向地面。

    擎天巨掌!万波拳!

    强大的震荡之力横扫四周,连承载金光寺的高耸山峰在这股力量的震荡下都好似晃了晃一般,更别说巨大人影身周的十八名武僧了。

    就见这十八名武僧全都东倒西歪,甚至因为短暂与大地切断了联系而失去平衡。

    “吼!~”

    狮吼功!魔音灌耳!天龙吟!荡魂破!

    音波携带精神震荡之力使得十八罗汉瞬间陷入呆滞、迷茫之中,好似乾坤颠倒,眼前幻影重重。

    “嗖!~”

    游身步!花蝶手!

    巨大人影灵活游走间,好似分成无数身影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十八名武僧身旁,等到所有身影合一时,这十八名武僧才好像刚刚被击中一般,砸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到一切尘埃落定,天地间静的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兰多和十八名武僧一战用时并不算久,结果虽然没有出乎周围或明或暗观察者的预料,但过程却有些大大超出。

    刚开始时还一切正常,在十八罗汉阵的支持下,十八名武僧一直处于优势的压制方,反观兰多就像是一只困入蛛网中的虫豸一般,只能被动的等待囚笼慢慢被收紧。

    这似乎是兰多挑战时的正常习惯,先等对方完全出招后在拿出真正的实力。

    但这次兰多拿出的实力太过夸张了,从爆发开始打断十八罗汉阵的节奏到将十八名武僧击败,只是几招之间而已,甚至很多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而且兰多出手时所用的招式,明显有很多他之前挑战门派的影子在其中,甚至由他使出后威力更大、更强!

    许多人突的悚然而惊,兰多实力提升的太快,太不合常理了,要知道他刚开始开启游历挑战之旅时才刚刚跨入内练,而从第一站天丝门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过才堪堪过去三个月不到,如今的他就能在一名内练巅峰,十七名内练大成武僧组成知名阵法,十八罗汉阵中轻松的将其全部击败,这是何等天资?!

    这一刻没有任何人会怀疑兰多能够成就仙佛,这似乎只是个时间早晚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绝世天骄!

    体形缓缓恢复正常,沸腾的气血也慢慢平复,兰多神态轻松的从四散的烟尘中走出,对于躺倒一地的武僧并不多看。

    因为提前准备好的高质量、强韧性的运动服,所以即使刚才体型巨变也没有将衣服撑破,想来只是这一波就足以让这个牌子的运动服销量暴涨了吧,唯一可惜的是鞋子被撑爆了,这当然不是鞋子质量的错,希望这个牌子的厂家不会因此受到影响吧。

    兰多心中随意胡思乱想间,口中则说道:“十八罗汉阵,果然名不虚传,可惜如果你们十八名武僧全是内练巅峰的话,我还会有点麻烦,现在嘛,就算你们配合的在默契,因为实力的参差不齐,对我来说依旧是破绽百出。这样感觉甚至还不如十八人全都是内练大成来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照例自顾自的点评了一番后,兰多平静的迈步上山。

    一如既往的……傲慢!

    当然这是其他人对于兰多的评价,源自于后者总是会在击败对手后自顾自的给出评价,但他评价时也会无视自己的对手!

    没错,既不是贬低嘲讽,又不是惺惺作态,而是客观评价后的无视,就好像被他击败之人便再也不值得他多瞧上一眼。

    兰多这种做法往往最能刺伤那些天才的自尊心,额,也可以说是自诩‘天才’之人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拾阶而上,沿途风光秀丽,景色怡人,还真是个好地方!

    来到山顶处,恢宏的庙宇映入眼帘,在晨曦光辉的照射下闪耀出神圣的金色,其中宛若沉淀了厚重的历史。

    庙宇正门上方有一块巨大的牌匾,上书“金光寺”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看到它的瞬间,兰多脑海中恍惚闪过一副画面,一艘沐浴在金光之中的渡世宝筏横渡重重苦海,欲将其上人载往彼岸!

    并没有沉浸多久,很快兰多便回过神来,看了眼身旁,侯天华和水文瑾毫无异样,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“金光寺”牌匾的异常。

    “我佛慈悲!”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佛号响起,这时兰多才注意到,在金光寺的正门处站着一个十六、七岁左右的小和尚,似乎已经恭候兰多他们多时了。

    兰多上前笑道:“小和尚,白鹤门兰多前来金光寺拜会,还望通传。”

    小和尚用纯净的眼神打量了一下兰多后说道:“住持说了,让我再此迎接客人。”

    兰多眼神微微眯起,眼前的小和尚给他的感觉似乎普普通通,但又好似很特别。

    想了想兰多开口道:“我来此希望能够领教金光寺武学,不知小和尚所学何法,如今是何境界?”

    小和尚老老实实的说道:“小僧从小在金光寺长大,吃斋礼佛,不曾习武,也未曾与人动手过。”

    “未曾习武?”兰多有些哑然的说道:“小和尚,出家人不打诳语啊,你说你没与人动过手我倒是信,但你外表看上去虽与普通人无异,内里却精气充盈,这要是说自己没练过武有些说不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和尚似乎也露出困惑之色,略显憨厚的挠了挠头说道:“小僧确实没练过武,至于施主口中的精气充盈,想来是小僧修持大慈大悲掌所致。”

    然后小和尚极其认真的解释道:“大慈大悲掌乃是佛法,不是武道!”

    兰多:……

    这个小和尚难道在耍我?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领教大师高招了!”

    兰多已经不准备在和小和尚废话了,众所周知,和佛门废话=水字数!

    说完不等小和尚在回话,兰多已经窜了出去瞬间来到小和尚面前,一掌打出堵住了后者想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小和尚无奈挥掌迎上。

    “轰!~”

    沉闷的巨响声中,无形的飓风横扫开来,两人皆是一步未退。

    兰多眉头微挑,神色有些诧异和兴奋,而反观小和尚则似乎有些无奈的样子。

    兰多动作迅捷凶猛,以快打快,小和尚则是一双肉掌将自身护的密不透风,神色恬淡。

    “小和尚,你这可不像没与人动过手的样子啊。”兰多开口调笑道。

    “施主,小僧所言句句属实。”小和尚苦口婆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和尚,你若再不拿出些真本事,我怕这万载古刹会受到我们交手的余波影响呢!”

    兰多虽是玩笑开口,但其中的威胁之意已经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闻言小和尚顿时面色变了变,一股慈悲、悲悯的气息扩散开来,这一刻小和尚宛若换了个人一般,没有了兰多刚开始见到时的纯净与通透,好似从陈旧历史中走出的老僧一般,充满了一股沧桑与迟暮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大慈大悲,普度众生!”

    天地消失,好像只剩下这一掌,掌还未至,其中蕴含的道与理已经先一步冲击向兰多,试图更改他的精神与意志,试图扭曲他的思维与心灵!

    这一变故出现的极为突兀,四周或明或暗的围观者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戾!~吼!~嗷!~”

    三声或愤怒、或凄厉、或疯狂的吼叫声从兰多体内响起。

    不管是已经初具雏形的仙鹤或魔虎,还是正处于凝聚中的神猿,都是自由自在,霸道无边的存在,怎能容忍外来力量动摇自我意志,此时立刻就展开剧烈反击!

    就见三头外形模糊的庞然巨兽猛然与遮天巨掌撞击在了一起,双方奋力厮杀起来。

    神意层面的交手快到极致,一切从开始到尘埃落定,也只是花费了短短一瞬而已。

    外界普通人看到的就只是小和尚气质一变,挥掌间神意弥漫,而兰多只是恍惚一瞬,便猛然气息大涨,破掉小和尚的掌法顺势将其扫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嗬!~”

    一丝灼热的内息缓缓被兰多吐出,宛若凶兽回巢般,其身上的仙、魔、神三股狂暴气息慢慢内敛。

    “好胆!魔门居然敢来我金光寺撒野,拿命来吧!”

    一声暴喝在金光寺内部响起,与此同时,满天霞光骤然汇聚成为一只金色巨掌,带着大日煌煌之力朝兰多摄来!

    这次的金光巨掌可不仅仅是小和尚那种精神层面的了,而是明晃晃物理层面的真实力量,足以轻易将人拍碎的那种。

    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,兰多表情不变,除了因为他本身过硬的心理素质外,还因为虽然金光寺出招之人口中喊的凶,一副恨不得欲将他除之而后快的样子,但金光巨掌中蕴含更多的还是封禁与锁拿之意。

    当然,更让兰多觉得有恃无恐的原因是……

    “秃驴,你也太不要脸了,敢动我徒孙?!”

    声音刚刚响起时还远在天边,随着一道白虹横贯天宇,直接将金色巨掌击碎时,最后一个字刚好落下。

    白虹散开,一名身穿宽松长袍的青年男子傲立于虚空之上,一脸不屑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金色光辉汇聚,一名枯瘦老僧的身影出现在虚空之中,其面相普通,甚至还带着些许暮气,如果不是身披金光寺住持袈裟的话,放在外界就是个在普通不过的小老头。

    此时他一副笑眯眯的模样,一点没有刚才喊话时的杀伐与霸气:“误会,都是误会,我刚才在闭死关,突然感受到寺外魔气沸腾,还以为哪个不开眼的魔门小崽子打上门来了呢,情急之下就直接出手了,还望海涵则个。”

    庞永辉冷笑一声:“哼!感受到魔气就要出手降魔?!狂刀门的魔刀一脉那么多弟子,公然传授魔门手段,怎么不见你去跟魔刀去碰一碰啊?”

    老和尚继续笑眯眯的说道:“是魔是佛皆由心生,而不在所用的手段,魔刀前辈能掌握心中之刀与手中之刀,自然不算魔门,庞施主,你着相了。”

    庞永辉一排额头,自语道:“我也是糊涂了,跟你这个秃驴争论个什么劲儿,真是自找不痛快。”

    佛门是出了名的擅长诡辩,所以很多门派在与其敌对的时候往往都是能动手就绝不多BB!要不然说着说着容易把自己从有理说成没理。

    虽然有理没理对于比较看中拳头的武道界并不算太过重要,但明明理直气壮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变成自己理亏,总归是有些不爽的!

    庞永辉赶苍蝇似的摆摆手,不在理会老和尚,有这功夫他和自己的天才徒孙多亲近亲近,拉进点关系不香吗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金光寺住持突然笑眯眯的对兰多说道:“兰多小友,我观你魔念入体,长久下去恐会影响你的心智,不如来我金光寺静休数年佛法,你看如何。”

    兰多咧嘴一笑说道:“不行的,我这人无肉不欢,偶尔吃素还行,长年累月的话恐怕会发疯。”

    老和尚呆了一呆,没想到兰多拒绝的理由如此奇葩,但很快就大笑道:“好!赤子之心,甚好!这样,你若肯来,我便为你破了这戒律又怎样,大鱼大肉管够,如何?”

    兰多:……

    我是谁?我在哪儿?我为什么要嘴贱?!

    庞永辉:叫你小子多话!

    兰多叹息道:“多谢大师厚爱,但我师祖恐怕对我另有安排,只能辜负大师的好意了。”

    毕竟是仙佛强者,与其直接驳老和尚的面子,还不如推给自己的便宜师祖。

    老和尚目光转向庞永辉,后者还不等他开口就立刻说道:“打住,不可能的,死心吧!”

    老和尚咂咂嘴,似乎颇为遗憾的样子。

    此行虽然不算圆满,但也差不多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,就在祖徒二人都流露出离去之意时,老和尚再次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小友,你可愿和老僧打个赌?”老和尚笑问道。

    兰多嘀咕道:“出家人也和别人赌博的吗?”

    老和尚笑容不变的说道:“是老僧孟浪了,那小友可愿和老僧做个约定?”

    兰多嘴角抽抽,无力吐槽。

    不等兰多回答,老和尚直接说道:“我金光寺再出一名与小友年纪相仿的僧众与小友交流,小友若是败了,便在金光寺礼佛三年如何?”

    兰多还未说话,庞永辉便冷笑一声道:“呵,你要派出的,应该是和刚刚那个小和尚一样的宿慧者吧?”